在耶路撒冷西部连绵起伏松树林立的山坡上,酿酒师伊兰•皮克(Eran Pick)在检查他种植的葡萄藤,他从事着一项从圣经时代就已非常普遍的古老生意。

“这里的葡萄酒酿造已经有三千年的历史。”40岁的皮克说。他受过新世界和旧世界葡萄酒酿造的培训,在加入Tzora 葡萄园之前,他还在加利福尼亚和波尔多工作过。

Tzora建于1993年,是以色列最早成立的精品葡萄酒庄之一。精品酒庄每年的产酒量少于10万瓶。

他表示:“为了酿造出世界顶级的典型以色列葡萄酒,我们恢复了酿酒的传统。”

Tzora葡萄园每年产酒量为8万瓶,其中有1.5万瓶销往国外。

该葡萄园的产酒量只是以色列总产酒量的一小部分。以色列共有350家酒庄,年总产量为4000万瓶,其中大部分为精品酿酒厂。

葡萄酒行业专家加布里埃尔•盖勒(Gabriel Geller)表示,以色列葡萄酒每年为以色列创收3亿到3.5亿美元,其中海外出口利润约占10%。主要出口国为美国、英国和法国。

法国葡萄酒专家马克•德沃金(Marc Dworkin)表示,以色列“虽小,但其国内的产酒地区一个比一个有趣。”

盖勒表示以色列的葡萄酒质量在近几年取得了显著的进步。“虽然发展很慢,但一直在进步。”他说,“近年来以色列葡萄酒不断在世界各种比赛中获奖。”

葡萄酒在圣地已经有千年的历史,但到19世纪末才重新开始本土酿造,这还要归功于法籍犹太亿万富翁和慈善家埃德蒙•詹姆斯•德•罗斯柴尔德,波尔多知名的拉菲酒庄就为其所有。

罗斯柴尔德于1882年在特拉维夫附近的里雄莱锡安建成第一个大型现代葡萄园,成立了迦密酒庄。该酒庄现在每年的产酒量超过2500万瓶,是国内市场的主要供应商。

一个世纪以后,戈兰高地酒庄成立。在世界各地专家的帮助下,该酒庄开始改革创新,改变了以色列酒庄专为宗教仪式生产甜葡萄酒的传统印象。

尽管到世纪之交时精品酒庄的数量仅有十余家,但由于以色列人海外出行的次数越来越频繁,如前往法国和意大利品尝美食和美酒,以色列在十年内建起了第一批精品酒庄。

如今以色列已经拥有320多家精品酒庄。

“随着精品酒庄在以色列的兴起,葡萄酒文化在以色列也得到了发展,因此很多以色列人都决定开一家属于自己的酒庄。”盖勒说。

“外国投资商和商人拥有自己的酒庄也成为了一种潮流,很多百万富翁主要是美国人都收购了酒庄的部分或全部所有权。”

近期内仅在耶路撒冷地区就涌现了数十家酒庄。其中包括由一对兄弟成立于1998年的家族酒庄弗朗姆(Flam),年产量为10万瓶。

该酒庄坐落在风景秀丽的山顶,时常举行品酒会,提供样酒以及搭配芝士和新鲜面包供客人品尝。

“我们想让以色列人形成一种对好酒的喜爱,让他们无法离开美酒。”该酒庄主人吉拉德•弗朗姆(Gilad Flam)说。

虽然在消费上与意大利或法国相差甚远,但有调查表明定期喝葡萄酒的以色列人在过去五年多了一倍。

即使是这样,以色列每年的人均葡萄酒消费量只有6到7升,而法国每年的人均葡萄酒消费量多达约45升。

以色列葡萄酒和新世界产酒国酿造的葡萄酒类似,更倾向于选择经典法国和意大利葡萄进行酿造,极少使用本地葡萄品种。

盖勒表示,虽然出口葡萄酒大部分是符合犹太洁食标准的葡萄酒,但是约60%的精品酒庄都是非洁食认证的,这些酒庄的产品经常有意无意就遭到排除。

“主要问题是到最后以色列产的葡萄酒经常会被放在商店的洁食专柜上。”他解释道,

“因此,不需要购买洁食的消费者可能会忽略这些葡萄酒。”

目前弗朗姆酒庄生产七种不同种类的酒,酒庄主人表示想酿造一种独一无二的以色列特色葡萄酒。

“我们不是在模仿波尔多或者意大利的葡萄酒,而是在创造一种优质的以色列葡萄酒。”他说。

“这里的环境非常适合葡萄的成长,而我们正尝试在每一个瓶子里都装进属于这片土地的味道。”

2013年美国总统奥巴马访以期间,当时的以色列总统西蒙•佩雷斯(Shimon Peres)在国宴上就是用弗朗姆葡萄酒招待贵宾。

“当我们在品尝弗朗姆或者一些不为公众所熟知的酒庄酿造的葡萄酒时,我们就意识到了以色列葡萄酒无限的潜力。”盖勒说。

对弗朗姆兄弟俩来说,这可是不小的成就。

“我们成功地把以色列葡萄酒推向了世界。”弗朗姆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