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哈拉尔德•韦恩博士来说,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无关政治,其存在的意义只是为了拯救生命。

“医学是中立的,而且必须一直保持中立。”韦恩在接受《泰晤士报》采访的时候说,“有一些团体有自己的计划,试图制定现场工作和紧急护理的框架体系以促进计划的进程,但医生和紧急护理人员的工作是要忽略这些计划,专注救人。”

韦恩是红十字国际委员会的首席外科医生,上周在以色列以“恶劣环境中的手术治疗”为议题的国际会议上讲述了他在世界各地战地和突发性群体事件中的救援经历。

“绝大多数医生都是在设备齐全的环境下治疗患者,这和在几乎没有资源、指令和相关协议的紧急情况下进行医疗援助非常不同。” 韦恩说,“而以色列非常擅长这类紧急治疗,他们已经成功地将拥有的技能应用在以色列当地战场和其它如地震、洪灾等紧急事件中,有效并成功地施行了紧急救援工作。这一点并非所有国家都能做到。”

以色列红大卫盾会曾要求采用“大卫之星”图案作为自己的符号,没有得到红十字会批准,红十字会担心如果各种团体都拥有自己的符号会造成标志泛滥问题,希望所有国家的红字组织采用官方制定的两个标志其中之一(红十字会和红新月会),引起以色列方不满。2006年,国际红十字与红新月运动会采纳红水晶标志,将大卫之星嵌入红水晶标志中,以色列红大卫盾会可以将此作为自己的国际符号,僵局才得以缓解

然而对韦恩来说,政治问题不重要,重要的是救援。

“以色列这样的会议聚集了从事冲突地区和灾难现场救援的很多专家,因此具有很重要的意义。” 韦恩说,谈到4月10日和11日在阿什杜德举行的会议。“我们讨论了一些非常重要的话题,比如疼痛、麻醉、损伤控制、截肢以及其他恶劣环境下的医疗问题,同时也对如伤员验伤分类等医学道德问题和如何在紧急情况下进行恰当的损害控制做了讨论。”

韦恩表示最后一个问题对于医生来说是重大的挑战。很多时候,西方国家的医生会去灾区做志愿者,却没有经过恶劣环境下医疗程序的培训,医生的作用可能会弊大于利。

“举个例子,在战争和灾害中,经常出现感染情况是最大的问题。”韦恩说,“医生必须通过手术清理伤口,并尽量在极其恶劣的环境中隔离细菌。而很多医生碰到手臂骨折的伤员就会进行治疗,但当时这个并不是最重要的。”

经过韦恩和红十字国际委员会所做的努力,医学院校已经开始教学生如何在这种环境下行医。“在灾区救人的英雄是很伟大的,但不是每个人都能成为英雄。任何人都应该在弄清楚如何在恶劣环境下进行救援才去尝试做灾区救援工作。”

2010年的海地地震就说明了这一点。海地当时没有任何物资供应,来救援的志愿者也没有准备,而且没有能力处理大规模灾难中常见的伤害,比如感染、开放性伤害和因缺乏干净水源导致的痢疾。许多志愿者既无法处理灾情,还在消耗已经稀缺的资源,最终不得不撤离海地。

一个在地震中的救援团体表示:“救援作业通常不会选择缺乏救灾经验的人作为志愿者。只能来开车、建帐篷或者照顾小孩的志愿者是不会被列入考虑范围的。”

以色列战地医院在海地大地震和2013年的四川大地震中的救援是非常出色的。CNN记者伊丽莎白•科恩(Elizabeth Cohen)对这间由以色列国防军经营的医院表现非常讶异。“其他医院与之相比像是临时组织的。”

根据《纽约时报》报道,“以色列派遣了许多医生和其他专业人士前往海地。以色列拥有多年的应对恐怖袭击经验和先进的医疗技术,已经成为灾难援助表现最出色的国家之一。”

韦恩对这个评价并不惊讶,因为“以色列在救援领域拥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是先驱者之一。在过去的几十年里,越来越多的国家学会了如何这类问题,一切方法都和基本外科手术和现场医疗技巧有关,而以色列在这两个方面拥有丰富经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