虽然大多数以色列民众并不能投票支持他,但纽约参议员查尔斯•舒默还是站在了以色列人民这一边,为其争取至少一种商品的降价。实际上,这种情况下,大多数以色列人民得到好处的同时,纽约州的葡萄种植者们也获利,尽管以色列本地的葡萄园园主却可能并不会赞同这一做法。

以色列对外国果汁的进口量较大,舒默日前宣布将向以色列政府施压,使其降低对外国果汁22%的关税。在纽约北部的肖托夸县(Chautauqua County)举办的一次活动中,舒默称低关税不仅能让以色列人民以更低廉的价格买到葡萄汁,还将使该县的葡萄种植者出口更多的葡萄,使其免于销毁。如往年一样,今年也得将这些销不出的大量葡萄销毁。肖托夸县是美国东部最大的葡萄种植区之一,也是世界上最大的康科德葡萄产地。

那么为什么将目光投向以色列?“葡萄汁是以色列人餐桌上必不可少的。打开以色列以及其他外国市场以出口更多的葡萄汁将为肖托夸县的康科德葡萄种植者带来巨大的收益。”舒默说。以色列已经是纽约州葡萄出口的主要市场了。生产符合犹太洁食标准葡萄酒的凯登公司(Kedem)每年向以色列出口180万公升的康科德葡萄汁。用于制酒的葡萄几乎全部来自肖托夸县,而饮用掉大部分葡萄汁的都是信教的犹太人,尤其是那些来自美国的对所用饮品有所了解的移民。他们周五安息日的晚餐时饮用此葡萄汁。

而另一方面,以色列也有重要的本土葡萄酒产业,高关税是为了保护国内葡萄酒行业免于外来产品的竞争。

今年,纽约北部的葡萄获得了大丰收。舒默说凯登已准备采购更多的葡萄,然而这需要更大的销售市场。凯登已经向以色列出口过葡萄汁,因此以色列会是凯登进一步扩大葡萄汁销售的理想市场。然而,以色列只允许每年进口十万公升葡萄汁,超过这一限额,出口商则需支付22%的进口关说。这正是舒默所说的出口更多葡萄汁需要解决的“障碍”。

尤其不公平的是,舒默说,2013年“美国已消除从以色列进口的葡萄汁关税”,以色列也应该投桃报李,或者至少也应该将其免关税的进口限额提高到23万公升,这正好是欧盟免税入关的限额。跟以色列一样,欧盟国家也需要保护其自身发展较好的葡萄种植和葡萄生产行业。

“以色列2004年对从美国进口的葡萄汁关税从120%降低到22%,这是非常正确的做法。此后的6年间,美国出口以色列的葡萄汁总值从20万美元上升到200万美元。”舒默说,“政府应该采取更多的措施来保证美国的生产商们有更多的机会参与到以色列这个有着高需求的市场的竞争。如果以色列对美国葡萄汁的关税消除,纽约葡萄汁生产商预计出口到以色列的葡萄汁总量将翻一倍。”只2013年一年美国就出口了超过180万公升、价值2百万的符合犹太教洁食标准的葡萄汁到以色列。这些葡萄汁几乎全部是凯登的产品,而制酒葡萄也几乎全部来自肖托夸的葡萄园。

预料之中,凯登公司支持这一政策。凯登总公司皇家葡萄酒公司的执行副总裁内森•赫尔佐格(Nathan Herzog)说:“作为已历经三代的家族企业,以及美国第二大葡萄汁制造公司,皇家葡萄酒(Royal Wine)几十年来一直与纽约的康科特葡萄农保持着良好的关系。我们很高兴看到舒默参议员对打破以色列贸易壁垒,并试图扩大康科德葡萄汁以色列市场的努力。这一做法不仅将有利于肖托夸县的种植户及本县的经济发展,还将带动整个纽约州的经济发展。同时,这也将有利于皇家葡萄酒在纽约州和全球市场的发展。”

目前以色列政府对此事仍未表态。以色列经济部的一位发言人表示她对此事“并不了解”,需要进一步调查后才能给出确切的回答。但以色列经济部将很快得知此消息。舒默表示,他已与美国贸易代表工作室负责以色列贸易的官员有过谈话,希望他“优先处理重议葡萄汁关税一事,并尽其所能地扩大康科德葡萄汁的以色列市场。”

weixinqrcode-articl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