继华尔街日报在周四披露白宫暂缓向其中东最亲密盟友运送“地狱火”导弹后,美国和以色列不甚愉快的关系又一次占据了当地的新闻头条。

这次美以关系恶化有多严重?众所周知,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和奥巴马总统私下的关系并不好。据报道,两位领导人周三进行的通话“言辞特别激烈”,所以这是否真正预示着美以关系出现了新的危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玛丽•哈弗(Marie Harf)周四表示,华盛顿只是对运往以色列的武器进行了“加强审查”。美国的这个举动是否表明美以关系走向新低?哈弗称,任何危机下都会对武器运输实施“加强审查”,这“绝不是反常的表现,也不能说明政策上发生了任何改变。”

那华尔街日报报道中的匿名指责又是怎么回事呢?“现在很多政府官员表示加沙冲突——这是不到六年来哈以的第三次冲突——让他们看清,内塔尼亚胡和以色列军队都爱鲁莽行事,不值得信赖。”报道称,“以色列官员则认为奥巴马政府软弱天真。他们想方设法绕过白宫,与国会以及政府其他部门的以色列支持者结盟。”

以色列权威人士对暂缓运送武器、通话言辞激烈和匿名指责事件评价不一,有些人认为“该干嘛干嘛,这说明不了什么”,而有些人则觉得“害怕,很害怕”。

来自利库德集团的以色列前国防部及外交部长摩西•阿伦斯(Moshe Arens)表示,这个小插曲甚至连危机都算不上。“我相信一切都会过去的。”他告诉以色列时报,“没有必要担心。”

以色列第二频道的外交记者尤迪•西格尔(Udi Segal)指出,暂缓导弹交易是华盛顿对耶路撒冷严厉批评奥巴马和国务卿克里的回击。这起事件并没有表明美国对以色列的国防政策发生了根本性的转变。相反地,该事件可看成是双方为争取自身利益而进行的最新一轮以牙还牙的较量。

“内塔尼亚胡需要向他的右翼联盟伙伴展示他对美国的强硬态度。但与此同时,奥巴马政府也在给他施加压力,因此他不能随心所欲地贯彻每一条军事战略方针。”西格尔和他的同事优尼•特利未(Yonit Levi)在以色列时报的一篇博文中写道。

另一方面,奥巴马政府自感有义务对以色列作出批评,不仅因为美国对加沙的巨大伤亡感到由衷的关心,还因为那些伤亡是由“用美元受训开着美国飞机的飞行员”造成的,西格尔和利未写道。“所以他们至少要表现出难过的样子。”

曾于2002年到2006年担任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的前副外长丹尼•阿亚隆(Danny Ayalon)表示,内塔尼亚胡应该咬紧牙关,“尽早”会见奥巴马,并尽力修复过去几周双方关系出现的裂痕。

“不,这还不是一个重大危机,但有可能会演变成更严重的危机。”阿亚隆说道,“这就是为什么双方关系回归正常显得那么重要,我们不想让事情失去控制。”

阿亚隆表示,双方都犯了很多错误,但是以色列有责任防止该事件演变成更大的冲突,以免使至关重要的双边关系变得更紧张。

“我可以肯定地说以前也发生过很多危机,只不过事态都得到了遏制。”阿亚隆回想起在华盛顿担任以色列大使的时候,“双方都不会向媒体透漏任何消息。当时的亲密关系和相互信任已经一去不复返了。该事件绝非不寻常,在此之前也有先例,但其必须马上得到解决。”

然而,其他的观察者认为华尔街日报的报道反映的不止是口角这么简单的问题,也不是访问一下华盛顿说一些好听的话就能解决的。

“这是一次重大危机。在战争期间暂缓对以色列的武器供应是不寻常的现象。”巴伊兰大学比金-沙达特战略研究中心美以关系专家埃坦•基利波(Eytan Gilboa)说道,“美以关系已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裂痕。”

基利波断定,尽管该事件发生在美国拒绝向以色列提供预定武器的前几天,其性质是完全不一样的。该事件表明了内塔尼亚胡和奥巴马之间的互不信任,甚至可能是私人恩怨。从这个角度来说,当前的美国政府采取了与以往任何一届政府都不同的做法。“个人因素成为了双方关系变化的主要原因。那不应该是这样的。决定关系的应该是利益而不是个人喜好。”

基利波指出,内塔尼亚胡任命罗恩•德尔默(Ron Dermer)为以色列驻华盛顿大使可能更加恶化了其和奥巴马本已不和的关系。德尔默是公认的共和党支持者。据悉,其曾在2012年大选之前鼓励内塔尼亚胡支持米特•罗姆尼(Mitt Romney)。基利波表示,德尔默“可能是问题发生的部分原因。我个人觉得对德尔默的任命是一个错误。”

奥巴马中东政策的拥护者一如既往地作出反驳,尽管奥巴马和内塔尼亚胡在诸如伊朗问题和定居点问题上存在分歧,但他从来不会让这些分歧影响到双边关系。在军事援助方面,奥巴马屡次被称为美国最支持以色列的总统。“这是毋庸置疑的。”基利波表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哈弗周四表示,尽管不愿意将“地狱火”导弹运送以色列,但华盛顿会“坚定不移地保卫以色列的安全”。她指出,奥巴马在上周还签署了一项法案,为以色列铁穹导弹防系统再添2.25亿美元资金支持

不可否认,美国政府对耶路撒冷确实有不满的地方:其在美国斡旋下和巴勒斯坦权力机构进行和谈时的表现、对华盛顿处理伊朗问题的严厉谴责、因泄露的和平协议草案对克里及美国其他高级官员的匿名攻击、加沙战争期间以色列对选择土耳其和卡塔尔而非埃及和哈马斯进行停战谈判的愤慨,如此等等。

然而,基利波表示,即便对以色列再不满,美方也不该在加以战争期间扣留“地狱火”导弹。

“愤怒不是出路。大家可能会期望一个超级大国克服愤怒和失意。但现实好像并非如此。”基利波提及武器运送暂缓时表示,“没有一个以色列人会想到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有些事情是不能做的,奥巴马这次做得有点过火了。”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