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美国总统奥巴马对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假意采取两国方案解决巴以冲突的做法不买账,美以关系的观察人员不禁疑惑,近期的美以危机只是两国关系中的一时口角之争,还是预示着两国合作关系的进一步破裂?

内塔尼亚胡在大选后快速采取了相关措施,强调其在大选前关于巴勒斯坦不可能在其任内建国的言论不代表两国方案政策的变动。但奥巴马政府官员不愿接受该说法,奥巴马在日前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也强调了这一点,表示美国政府和以色列存在无法掩盖的“巨大”差异。

“关键问题在于这只是两国关系的小插曲,还是表明双方之间已经发生了更深层的问题。” 美国犹太委员会执行董事大卫•哈里斯说,“我们必须得出问题的答案,才能清楚我们是否能让美以关系回到正轨,而那是双方都愿意看到的结果。”

和其他犹太组织领导人和亲以议员一样,哈里斯一直在敦促白宫在近期讲话中采用温和措辞,但奥巴马的言论表明美国政府并没有注意那些警告。那是奥巴马自以色列大选以来针对美以关系不和最详细的讲话。

“我多次劝白宫是时候该冷静下来了。”众议院拨款委员会民主党领袖尼特•罗伊(纽约民主党议员)向犹太通讯社透露,“美以关系建立在共同的价值观上,双方有着难以割断的联系,不应和个人恩怨扯上关系。”

以色列上周五同意将代收税款返还巴勒斯坦权力机构,数名内部人士希望该姿态可被视为修补两国关系的友好举动。今年一月,内塔尼亚胡暂缓向巴勒斯坦提交代收税款,作为对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加入国际刑事法庭的抗议,该举措受到了美国国务院的反对,国际刑事法庭也反过来对一项关于以色列是否对巴勒斯坦犯下战争罪的调查大开方便之门。

但随着奥巴马表示美国正准备采取措施重新评估两国关系,以色列这一措施是否足以扭转形势还尚未清楚。

“我很担心事态在改善之前变得更严重。”大卫•马可夫斯基表示。他在去年之前任职于奥巴马政府中东谈判团队,现在是华盛顿近东政策研究所的分析人员。

屋漏偏逢连夜雨,美以还在另外一个重大问题即伊朗核问题上存在分歧,而该谈判已接近关键时期:3月31日是伊朗和主要国家之间达成框架性协议的最后期限。

内塔尼亚胡对这些谈判深表怀疑,尤其害怕所谓日落条款将会缩短伊朗核活动受限制的时间,导致其于本月早些时候在国会发表了备受争议的讲话,进而激怒了美国。

“如果美国政府不把内塔尼亚胡的顾虑考虑在内,他将会绕过白宫直接采取国会路线。” 马可夫斯基说。

但现在奥巴马关注的是巴勒斯坦问题。在一个记者招待会上,奥巴马明确指出,美以之间的安全和情报合作不会受到影响,但他还是对内塔尼亚胡在大选前反对巴勒斯坦在其任内建国的言论耿耿于怀。

奥巴马表示:“这不可能简化成让我们手拉手高唱圣歌的问题。”

“我受命在接下来的几年中认真衡量我们应该如何处理巴以关系。”奥巴马说,“因为到现在为止,不管实现巴以和平安全共存多么困难,多么具有挑战性,共和党和民主党政府的前提条件是实现该目标的可能性将会排除更多极端因素,把有着共同想法的人联合起来,解决一直困扰我们和以色列的问题。但这个可能性非常渺茫。”

这个衡量具体指的是什么并非十分明确。但奥巴马不排除会在国际赛场上转变外交政策,包括可能在联合国安全理事会上支持巴勒斯坦建国。

这预示着将会发生引起亲以议员顾虑的重大政策变动。分别为众议院外交事务委员会共和党和民主党领袖的艾德•罗伊斯议员(加州共和党议员)和艾略特•恩格尔议员(纽约民主党议员)上周三给美国驻联合国大使萨曼莎•鲍尔去信,要求其确保美国将会继续压制对以色列表达不满的决议。

“只有巴以直接进行谈判商量出解决方案,两个国家才能实现持久和平。”他们在信中写道,“我们希望能通过您确保美国会给联合国中对以色列有偏见或不公的议案投否决票。”

恩格尔在接受犹太通讯社采访时表示,最重要的是要度过现在的危机。

“我们需要向前看。”恩格尔说,“我们需要强调我们和以色列开展的众多密切合作,我们需要停止相互指责。”

反诽谤联盟全国会长亚伯拉罕•福克斯曼表示,内塔尼亚胡采取的补救措施已足以让美以关系重回正轨。

福克斯曼在一个访谈中说:“美国现在必须做出让步,采取温和的措辞,并寻求时机发表能产生积极作用的言论。“

但马可夫斯基表示,美国国会共和党籍众议院院长约翰•博纳(俄亥俄共和党议员)即将对以色列进行的访问将会进一步加剧紧张局势。他曾在没有通知白宫的情况下,帮助组织了内塔尼亚胡在国会的演讲。

“博纳访问以色列期间将会通过党派条款重新定义该问题,若不出所料,其还会对伊朗谈判进行大肆批评。”马可夫斯基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