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智库兰德公司的一项最新研究表明,以色列在未来十年或能因与巴勒斯坦签订基于两国方案的和平协议而创收约1200亿美元(约合4600亿谢克尔)。

兰德公司表示,该协议将为巴勒斯坦带来500亿美元(约合1930亿美元)的经济增长。该公司在衡量当前国内生产总值增长率、人口增长率及其他与结果相关的因素后于周一发布了上述数据。

该机构在耶路撒冷表示,巴勒斯坦从中获得的经济收入意味着约36%的人均收入增长,而由于以色列经济体更大,因此人均增长率将会稍低。

另一方面,该研究发现目前的形势或安全局势的恶化将为双方经济表现带来极其严重的不利影响。即使双方不会再次发生暴力冲突,仅是国际上的反以色列抵制运动就能让以色列在未来十年损失500亿美元的经济收入。

兰德是一家非营利性全球政策研究机构,在此次研究中分析了在五种不同情况下可能出现的经济发展局面:签订和平协议及两国方案得以实施;在巴勒斯坦方和世界各国协调下以色列单方撤出约旦河西岸;不经协调单方撤出;非暴力抵抗,包括巴勒斯坦单方进入各国际机构;巴勒斯坦再次采取暴力措施对抗以色列。

“从我们的研究来看,两国方案显然是首选方案,能够带来最好的经济发展局面。”兰德副总裁查尔斯•里斯(Charles Ries)说,“没有和平协议造成的流血冲突对双方都带来了极其严重的伤害,重走暴力之路会给经济带来什么后果,大家都非常清楚,也深受其困扰。”

2015年6月8日,美国兰德公司副总裁查尔斯•里斯在耶路撒冷发布巴以和平对经济的影响的研究。(图:Michal Fatal)

2015年6月8日,美国兰德公司副总裁查尔斯•里斯在耶路撒冷发布巴以和平对经济的影响的研究。(图:Michal Fatal)

该研究表明,以色列经济将因“丧失经济机会”损失2500亿美元,而巴勒斯坦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或将减半。

里斯在耶路撒冷媒体俱 乐部举行的记者招待会上表示:“若实施两国方案,以色列绝对能从中获得更多利益,而如果再次发生暴力冲突,以色列也绝对会付出更大的代价。但如果按照比例计算,上述两种情况对巴勒斯坦民众的影响更大,因为他们的经济体更小。”

指导兰德公司巴以研究项目的经济学家罗斯•安东尼(Ross Anthony)说:“经协调和未经协调的单方撤离均不会对任何一方的经济发展产生巨大的影响。”

总部位于加州的兰德公司致力于“通过研究和分析改进政策和决定”, 为了完成该项研究,该公司的数名经济学家花了几年的时间,多次访问该地区的专家,大量分析了当地经济可公开获取的数据。

这份超过250页的研究报告近日已提交至以色列和巴勒斯坦政府当局。研究作者将在未来几天内将其展示给来自拉姆安拉、布鲁塞尔、伦敦以及华盛顿的众多观众。

为了计算出和平协议的潜在成本和收益,兰德研究人员利用过去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口增长曲线以及参考其他因素,计算出两国经济在不同情况下的可能增长趋势。

如果实施两国方案,以色列将保留主要定居点,但需从更为偏远的约旦河西岸定居点迁回约10万民众。国际社会将为需要撤离的以色列民众提供三分之二的安置费用。约60万巴勒斯坦难民将获准进入新成立的巴勒斯坦国。

在这一假设下,阿拉伯世界和以色列的贸易关系将会恢复正常化。该研究表示:“以色列的安全得到了国际社会的保证;此外,借助和平带来的全新稳定环境和投资机会,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即将迎来投资浪潮。”

“我们的分析表明,由于政策改变以及2014年国内生产总值直接成本和机会成本的作用,如果按照当前趋势持续增长,以色列国内生产总值将在预期水平上增加230亿美元,而约旦河西岸和加沙新成立巴勒斯坦国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会增加97亿美元。”

以色列民众人均收入将增加2200美元,增长率约为5%,而巴勒斯坦民众人均收入将激增1110美元,增长率为36%。

但如果再次出现暴力冲突,巴勒斯坦权力机构将会分崩离析,以色列也不得不承担起自己的责任。该研究表明,届时以色列的国内生产总值将会损失450亿美元。“以色列国内生产总值的减少源于不断增加的安全成本以及动荡环境对投资和旅游业的影响。”

该研究的作者认为有几个与经济无关但非常重要的因素阻碍了以色列和巴勒斯坦达成和平协议。该研究表明,这些因素包括地区不稳定、政治共识缺失及对对方的不信任、安全风险意识以及历史观点的冲突。

兰德的经济学家在他们的研究中预计,抵制、撤资及制裁运动(BDS运动)带来的“经济制裁和出口至以色列的贸易限制”或将导致以色列国内生产总值下降两个百分点。

在没有达成和平协议且以色列又没有从约旦河西岸撤离的情况下,巴勒斯坦民众将会采取非暴力抵抗,而以色列每年将因BDS运动损失约90亿美元。

兰德经济学家丹尼尔•艾格尔(Daniel Egel)说:“我们预计以色列十年的损失共计500亿美元。”

里斯补充道,“投资流向”将成为以色列在BDS运动中遭受的最大经济损失,即风投基金和银行等机构为限制资金流入以色列而作出的一系列决定。“贸易抵制的实际直接损失较小,为87亿美元,因为当公开对以色列进行贸易抵制后,他们的实际影响并没有其对资本的影响那么严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