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发现的一份可追溯至2700年前第一圣殿时期的罕见古老的纸莎草纸成为迄今已发现的最早以希伯来语提及耶路撒冷的文物。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文物防盗部门负责人埃米尔·加诺(Amir Ganor)表示,已确定这片纸莎草纸来自死海附近朱迪亚沙漠Nahal Hever地区的洞穴。草纸此前从洞穴中被盗走,2012年被试图卖给商贩时回归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研究人员通过放射性碳年代测定法测定草纸制作于公元前7世纪,为该时期现存的三份希伯来语纸莎草纸之一,比死海古卷早了几个世纪。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埃坦·克莱因(Eitan Klein)表示,经过和同一时期其他文物的文字拼写对比,已确认这份纸莎草纸属于第一圣殿时期。

以色列文物管理局于上周三正式展出了这片纸莎草纸。草纸长11厘米,宽2.5厘米。两行黑色锯齿状古希伯来文字或为寄送信息,意为:“国王侍女在Naharata(耶利哥城附近)把两个葡萄酒囊寄往(当时犹太王国的都城)耶路撒冷。”该信息写在纸莎草纸而非廉价的粘土碎片上,表明收件人的社会地位较高。

以色列圣经学者什穆埃尔·阿希图夫(Shmuel Ahituv)在上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纸莎草纸上提到“国王侍女”把葡萄酒囊寄往“耶路撒冷”,表明寄件的女性地位同样显赫。

阿希图夫还表示,值得注意的是文本中的耶路撒冷采用了“Yerushalem”这种更常见于圣经的拼写形式。他指出,圣经中“耶路撒冷”仅在四处以“Yerushalayim”形式出现,而这次文本中的拼写与现代希伯来语的发音相同。

2016年6月1日,考古学家与志愿者在朱迪亚沙漠附近的洞穴中进行挖掘。(图片来源:伊兰·本·茨安/以色列时报)

2016年6月1日,考古学家与志愿者在朱迪亚沙漠附近的洞穴中进行挖掘。(图片来源:伊兰·本·茨安/以色列时报)

然而以色列学者对这一发现存有诸多怀疑。巴伊兰大学考古学教授亚伦·迈尔(Aren Maier)周五在以色列《国土报》发表评论文章称:“我们怎么知道这张草纸(及上面的文字)不是为了在古董市场上出售而伪造的呢?”同时他表示,碳14年代测定法无法充分证明草纸的真实性。

“很可能只有草纸本身是真的文物。”迈尔表示。

对此阿希图夫反驳道:“如果这份文物真的是我伪造的,我肯定会写下比这句话更吸引人的文字。”

尽管该时期还有不少刻画在石头或陶器碎片上的古希伯来文本,但现存的公元前586年犹太王国灭亡前的希伯来语纸莎草纸文本只有三份,另外两份是公元前七世纪中后期外约旦地区的Marzeah纸莎草纸和在死海库姆兰地区发现的一张纸莎草重写本。由于死海一带气候干燥凉爽,纸莎草纸得以保存上千年。

以色列文物局已采取行动防止文物盗窃者掠夺国家的考古遗产,以色列警方也与文物偷盗者进行着斗智斗勇,在朱迪亚沙漠的洞穴和耶路撒冷酒店抓获多名寻宝者和商贩;同时考古学家也争相来到朱迪亚沙漠挖掘其他洞穴,以期发现更多科学数据和古卷。

————————

相关阅读:

耶路撒冷圣殿山首次出土第一圣殿时期人工文物

以色列潜水者发现1,600年前的沉船宝藏

考古学家发现罗马军队攻陷耶路撒冷前激战遗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