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项新研究表明,哭墙的部分墙体正以比其他墙体快100倍的速度被侵蚀,这个古老的犹太圣地将会逐渐受到破坏,并可能在未来数百年内发生崩塌。

哭墙是耶路撒冷老城唯一得以保存的犹太圣殿遗迹,可追溯至2000多年以前。哭墙是圣殿山的一面护墙,是犹太教最为神圣的祷告之地。

新发现的墙体侵蚀会产生更大的墙身裂缝,方便祷告者在墙缝留下写有祷告字句的小纸条,但对那些希望看到哭墙能再屹立2000年的人来说,这可不是个好消息。

科学家预测在未来几倍年内未必会发生大问题,但他们表示不排除哭墙有突然倒塌的可能性。

该研究表明,那些侵蚀速度更快的石头的成分是细粒石灰岩,遇水后更易形成碎石。

西蒙•以马内利(Simon Emmanuel)博士是一位地球科学家,专门研究水和岩石的相互作用。他和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地球科学博士生雅艾尔•利文森(Yael Levenson)一同进行了该研究。他解释道:“雨水进入石头内部导致其溶解。就好像是一块糖浸泡在咖啡里发生融化一样。晶粒越细微,石头越容易破碎。”

研究结果载于7月份的《地质学》周刊上。研究人员称,该结果或能为哭墙的保存提供参考——也许能通过某种粘合剂来修补发生侵蚀的石块。

哭墙每年都迎接数以百万计的朝圣者,很多朝圣者都会遵循把小纸条塞入墙缝的传统。2014年,教皇弗朗西斯和流行歌星贾斯丁•比伯等知名人士也来到哭墙瞻仰致意。但是来过哭墙的人都可以看到,有些石头的侵蚀程度远比其他石头严重。

为了测量出差别,以色列研究人员对墙体进行了激光扫描,对墙体表面形成一幅3D图像。在图像中,他们将四种受到严重破坏的石头和周围保存良好的石头进行了对比。那些保存良好的石头几乎没有发生任何侵蚀,最初精心凿刻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而那些受损严重的石头缩小了几十厘米之多。

由于宗教的原因,研究人员不能从墙体上取样,但是他们可以从之前大量的哭墙研究中获取信息。研究人员认为那些受侵蚀的石头是来自一个古老的采石场,那里的石灰岩由细小的晶粒组成;而那些保存完好的石头则来自另一个采石场,那里的石灰岩由大一点的晶粒组成。

研究人员从耶路撒冷的古代采石场附近采集了样本,利用功能强大的原子力显微镜观察不同岩石遇水时分解的现象。他们发现,细粒岩遇水时,表面的微粒会迅速脱落,这也许能用来解释哭墙的侵蚀。

这些实验模拟的是大自然中雨水和石灰岩的相互作用。

研究人员表示,根据他们计算得出的平均侵蚀率,哭墙至少在数百年内是安全的,虽然随时都可能会发生毁灭性的的侵蚀。

“大希律王仿佛成了劣质承包商的受害者似的。”以马内利开玩笑道,“他是一个雄心勃勃的建筑家,而当时石灰岩的需求又很紧张。有些边边角角的地方可能偷工减料了。”

研究中涉及到化学和机械作用的加速侵蚀在此之前还从未有所记录。大家都知道物理作用力对大块岩石形成的作用,研究人员甚至首次从微观水平演示了水对岩石的塑造作用。

研究人员称,研究结果可以帮助开发出更有效的保存技术,或能制造出能粘合岩石内晶粒以减缓侵蚀的新材料。这种工程技术不仅可以用于保存哭墙,还可以用于保存世界以及以色列的其他宗教遗址和历史文化遗址。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