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年这个时候,吉尔•阿祖来(Gil Azoulay)连锁酒店80%的房间都已被即将前来耶路撒冷度过逾越节的客人们订满了,然而今年酒店还有约一半的房间是空的。

2014年5月,阿祖莱开了由三家中档小型酒店组成的迷你连锁酒店Smart Hotels为客人提供专属服务。两个月后,加沙战争(以色列称“护刃行动”)爆发,以色列旅游业发展迟滞。此后几个月耶路撒冷又发生了一连串恐怖袭击,短暂平静后去年9月开始又发生了接连多起的刺杀和枪击事件,形势至今仍未见缓和。

阿祖莱酒店的生意因冲突损失巨大,逾越节订房率减少了30%。然而阿祖莱并非个例,如今耶路撒冷旅游业普遍受到了冲击。

“整个城市的酒店都不景气。”阿祖莱如此评论耶路撒冷现状。“以前逾越节和节日周(犹太历逾越节和住棚节的中间几天)期间的酒店住房都能被订满,现在这种情况越来越少了。”

逾越节前后这段时间是耶路撒冷酒店的重要收入时期。以色列中央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4年和2015年逾越节期间西耶路撒冷酒店的收入占该年酒店总收入的近10%。

以色列酒店协会负责人阿里耶•萨默(Arieh Sommer)表示,今年逾越节耶路撒冷酒店的房间预订数量有所减少。往年正常情况下酒店逾越节前的订房率可达到约85%,而今年的平均订房率可能低至70%。

从2014年7月的加沙战争开始上述低迷现象便已出现。冲突爆发前,耶路撒冷酒店在2014年4月逾越节期间的收入约为4000万美元,2015年4月收入下跌10%,减至约3600万美元。

“自’护刃行动’以来,以色列旅游业就出现了问题。”萨默说,“尽管此后出现好转,然而(近期)耶路撒冷的一系列事件使旅游业发展再次放缓。”

暴力事件并非耶路撒冷酒店遇冷的唯一因素。早在加沙战争之前,Airbnb等公司就已经缩减了其酒店份额。以色列中央统计局表示,2010年耶路撒冷酒店接待外国住客1000万名,创下历史记录,此后开始稳步下降。

“有人认为这个城市正在崩溃。” 耶路撒冷城市发展局旅游部门负责人依兰尼特•梅尔基奥(Ilanit Melchior)说,“然而尽管基数出现了下降,但跌幅不大。21世纪初的阿拉伯人大暴动中耶路撒冷证明了其快速恢复的能力。世界各地都有恐怖袭击发生,耶路撒冷并非个例。”

此外,并非耶路撒冷所有酒店都出现了问题。2014年开业的耶路撒冷华尔道夫酒店的订房数比去年增加了200%,酒店总经理盖伊•克雷曼(Guy Kleiman)称一切皆因酒店品牌和顾客好评。

另一家五星级酒店Inbal今年的订房数预计将与往年持平。Inbal酒店主管销售及市场的副总裁亚历克斯•赫尔曼(Alex Herman)表示,逾越节期间的很多住客都是常来以色列的旅客,在以色列动荡面前相对镇定。

“耶路撒冷的酒店住客数量庞大。”赫尔曼说,“很多人的家人都在这里。生活总要继续,日子也还过得去。”

在记者采访的酒店中,没有一家建议客人刻意避免前往某些地区,也没有在任何程度上更改他们的安全协议。克雷曼与赫尔曼观点相同,表示逾越节来耶路撒冷的游客通常是常客,他们知道应该避开哪些危险的地区。

“大家都是成年人了,知道哪里该去,哪里不该去。”克雷曼说,“在这些时段来耶路撒冷的人了解这座城市。”

阿祖莱表示,不出意外的话,他的酒店可以撑过此次危机,不过他还是希望耶路撒冷能尽快恢复平静,再次让游客放心地走在街上。

和其他酒店经营者一样,阿祖莱也希望以色列民众选择在首都耶路撒冷度过逾越节,从而支持耶路撒冷酒店的生意。虽然近年来以色列整体酒店订房数出现下降,国内旅游却正在稳步好转。以色列的国内酒店订房率在2014年和2015年之间增加了9%。

“我们希望以色列游客来到耶路撒冷,消除他们的疑虑,让他们知道没有什么好担心的。”他说,“我们需要他们,他们应该到这里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