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过了漫长的博弈与等待,英国脱离欧盟的全民公决最终落下帷幕,英国也终于选择脱离欧盟,首相卡梅伦也宣布辞职。与之相对的是,英国国内社会被“脱欧“不脱欧”所割裂。英国离开欧盟,不仅受到了欧洲国家的广泛关注,也在一定程度上影响着以色列。

其实客观的来说,“脱欧”与“不脱欧”,象征着英国国内不同政治经济利益集团之间的博弈,留在欧盟,对于英国来说,则在政治上可以在欧洲国家中发挥更大的作用,同时在经济上便利各个国家之间的人员、资金和物资往来,提振英国经济,在文化上和身份认同上更加紧密地将英国和其他欧洲国家联系在一起;而离开欧洲,则意味着英国不必再受到布鲁塞尔的约束,而且可以节省每年需要缴纳给欧盟的150亿英镑的费用,意味着英国将可以在当前难民危机以及由此引发的恐怖主义威胁加剧的情况下,更加合理安全地保卫自己的国家和边界,更意味着英国本土民众的就业机会将会大大增加。从这个角度讲,留在欧洲,更多的代表与欧洲和世界关系更加紧密的政治经济集团的利益,而离开欧洲,则代表着普通中下层民众的呼声。

对于以色列来说,英国离开欧洲的影响可能更多的是消极的。首当其冲的将是以色列和欧盟国家经贸关系受到冲击。作为欧盟国家中主要的经济伙伴,英国脱离欧盟,将会极大的影响以色列与欧盟国家的贸易和金融业务,而政治剧烈变动引发的金融市场恐慌也会波及以色列。

此外,尽管以色列和欧洲之间的经贸往来不断加深,但是从1980年呼吁赋予巴勒斯坦人自治权利的威尼斯宣言开始,到不久前法国力图促成的国际巴以和平进程,欧洲国家对于以色列在巴以和谈中的“消极印象”根深蒂固。近些年来,“抵制以色列”“制裁以色列”在一些欧洲国家内部呼声甚高,以色列和欧洲一些国家的关系也不断受到挑战。

因此对于以色列来说,英国在欧洲尤其是欧盟中的作用就显得弥足珍贵。在此次英国公投之前不久,彼时还是英国首相的卡梅伦前往国内一处犹太人社团进行演讲,呼吁英国犹太人支持英国留在欧盟。卡梅伦的观点很明确,“作为以色列的最伟大的朋友,你们是希望英国留在欧盟继续反对针对以色列的制裁和抵制,还是希望英国置身事外,对于欧盟内部的相关事务不加干预?”明确的表态,但是仍然免不了公投之后的黯然辞职。在当前欧盟内部对于以色列的反感情绪不断加剧之时,英国脱离欧盟,对于以色列来说绝对不是一个好消息。

应当指出的是,一些以色列右翼人士则大声呼吁那些在英国具有公投权的犹太人支持英国“脱欧”,认为不断分裂和衰落的欧洲,将难以在未来对以色列“指手画脚”。摒弃政治论点本身的对错,认为英国“脱欧”将会导致欧洲衰落分裂,并且进而有利于以色列的观点,对于以色列其实是十分危险的。欧盟的衰落,至少是一个长期的历史过程,而未来短期内如何应对对于以色列各种不利的制裁和抵制,将可能显得更为急迫。失去了一个对于以色列相对友好的朋友,而将期冀放眼于未来,这样的观点显然十分冒险。

另外,英国脱离欧盟,代表着并且刺激着欧洲国家内部右翼和极右翼民族主义情绪的崛起和高涨,比如法国政党民族阵线、意大利的北方联盟等都已经宣布将会力促本国进行类似于英国“脱欧”的公投,以决定是否留在欧盟。英国“脱欧”引发的民族主义情绪,将会极大的威胁欧洲国家内部的少数族裔群体,而欧洲内部的犹太人社团,也可能随着各国不断高涨的极右翼民族主义情绪而陷入威胁。

英国脱离欧盟,对于以色列的消极影响大于积极影响。然而作为以色列来说,缺少能够制约这些可能出现的消极影响的措施,恐怕只能无助地旁观事态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