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退出欧盟的决定令人震惊,全球市场因此损失数万亿美元,英镑急剧下跌。同时,此举也让欧洲内部关系走向以及是否会对其他欧盟成员国造成多米诺效应充满不确定性。

据经济学家和评论家预测,英国脱欧对以色列经济和高科技行业的影响有限,虽然他们指出仍有太多关于发展的不确定性,不能作出任何预测。但或将使以色列企业停止在英国设立分支机构的步伐,也会阻碍他们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发行股票,尽管伦敦仍是世界上仅次于纽约的第二大金融中心。

“只要仍明显存在不确定因素,在英国进行的任何活动都还是个未知数。” 以色列拉马特甘Ayalon集团经济学家和战略主管雅尼夫•帕格特(Yaniv Pagot)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一些中小型企业和初创企业会在伦敦进行首次公开募股,以此出口至欧洲市场,这些企业将受到影响。英国不再是欧洲的金融中心,伦敦融资活动的影响力似乎也受到了严重削减。”他是一位机构投资者,主要活跃在以色列。

以色列企业常常会在英国设立分支机构或在伦敦发行股票,包括金融技术公司,以此作为垫脚石,推广他们在欧洲的活动。伦敦证券交易所及其面向中小成长型企业的创业板市场为以色列规模不足以在纳斯达克上市的初创企业提供了通向美国市场的另一条道路。

根据伦敦证交所提供的数据,在2014年,以色列是英国海外在伦敦上市最多公司的地区。从伦敦证交所的首次公开募股数量来看,以色列仅次于英国,那年有九家以色列公司在伦敦证交所上市,包括Matomy传媒集团和Barak资本。若干以色列企业也在伦敦证交所的二级市场即创业板上市。

特拉维夫ERM律师事务所公司与并购主管尼姆罗德•罗森布拉姆(Nimrod Rosenblum)说:“伦敦的首次公开募股活动将在短期内暂缓。”该事务所为在英国运营的以色列企业以及在以色列运营的英国企业和金融机构提供法律建议。

罗森布拉姆表示,现在为时尚早,不确定会造成什么影响,“伦敦金融中心地位不保”或许也言之过早,“但很明显,这种不确定性短期内将使人们在各种投资面前更加犹豫不决”,包括投资以色列首次公开募股。

纽约数据公司CB Insights在一份报告中称,英国退欧可能还会影响伦敦作为金融技术中心的地位。报告指出:“作为欧盟的一部分,伦敦的优势很明显:有着作为全球金融中心的卓越地位,欧洲人才汇聚在这里,还有统一规定,能让位于伦敦的公司方便向整个欧洲推出产品。”但随着英国退欧,“所有相对优势至少在一定程度上成了未知数。”

Quartz网站表示,事实上,欧洲城市已经开始竞逐,准备取代伦敦成为欧洲初创企业中心,包括柏林、阿姆斯特丹和斯德哥尔摩。

特拉维夫Aleph风险资本基金联合创始人伊登•休查特(Eden Shochat)在电子邮件表示,以色列科技企业也面临着同样的情况。“几乎在每场金融活动上我都会听到“我们将从英国开始,然后再通行欧洲”。”

“在未来两年达成的具体安排还有待观察,但如果没有了护照通行权,企业将重新考虑英国。”休查特说,“对以色列金融科技创业领域来说,这绝对是一个问题。”

他表示,如果要取代伦敦,柏林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Ayalon集团的帕格特表示,同样地,出于监管和其他要求可能生变的担心,生物技术公司或其他考虑在英国设立办事处作为欧洲桥梁的企业也将重新考虑他们的选择。“如果你不知道伦敦在未来两三年的监管和准入松紧走向,你会在伦敦设立分公司吗?你会三思而后行,选择在其他地方开设。如果你不知道出口规定,你会从英国购买机器吗?你不知道。你会等待。英国现在正在走向一个充满不确定的境地。”

尽管如此,特拉维夫金融科技初创企业PayKey仍选择了伦敦。该公司能在脸书Messenger 、WhatsApp和推特上完成支付,因此用户可在与朋友和家人聊天时完成即时转账。该公司最近从微软以色列加速器项目毕业,在融资回合中筹得超过400万美元。

“我们经常去伦敦。”PayKey首席执行官丹尼尔•佩雷德(Daniel Peled)说,“所有作为我们客户和目标客户的大型银行都在伦敦金融区设有总部,因此更容易接触他们。”

PayKey在伦敦没有设立永久办事处,公司员工现在从特拉维夫飞到伦敦开会。“在最近一轮融资后,我们现在考虑在海外建立一个据点。”佩雷德说,“欧洲很方便,因为离以色列近。伦敦现在还是欧洲的金融中心,也肯定在我们的考虑范围之内,因为英国退欧带来的变化需要很长时间才会发生,而且不会立即造成影响。”

根据以色列风投研究中IVC的统计数据,伦敦在过去两年的首次公开募股数量已经出现下降,与全球公开发行股票减少的情况一致,因为初创企业可以通过私人投资者筹得更多资金。例如,以色列汽车共享初创企业Gett五月通过德国汽车巨头大众融资3亿美元。

以色列风投研究中心的数据显示,在2016年上半年,以色列只有一家科技公司在伦敦证交所发行股票,美国纳斯达克证交所上市公司为零。2015年,以色列两家高科技公司在伦敦创业板出售新股票,另外有六家公司在纳斯达克上市。

以色列风投研究中心首席执行官科比•西玛纳在接受采访时表示:“如果欧洲和英国的公司忙着处理销售下滑的问题,对股市投资或收购其他公司的兴趣也会减弱,而这可能有损以色列公司的融资能力。”

他表示,不管怎样,英国退欧的影响不会像2008年的金融危机一样严重。“在2008年,一切都冻结了。”西玛纳说,“对全球造成了强烈冲击和直接影响。无论怎么看,英国退欧的影响似乎都要小得多。震中不是在以色列,也和技术不相关。”

以色列财政部在一份报告表示,英国脱欧对以色列出口的影响预计小于0.1%。然而,如果英国经济增长停滞,可能导致对以色列产品需求的下降。

英国是世界第四大和欧洲第二大经济体。根据以色列财政部的数据,以色列到英国的出口总额约达50亿美元,其中产品占40亿美元,服务约占8亿美元。以色列出口与国际合作协会表示,欧洲作为一个联盟,是以色列最大的贸易伙伴,而在欧洲内,英国是以色列最大的客户。

以色列央行行长卡尼特•弗拉格(Karnit Flug)周一表示,目前尚不清楚英国与其贸易伙伴将作出何种新的安排,或者英国的决定将在多大程度上加剧当前为全球经济和国际贸易带来负面影响的趋势。

“我们可以抱着这样的希望:如果英镑持续疲软,除了因此可能造成的后果外,英国及其贸易伙伴将制定多项策略,包括英国和以色列之间,防止对贸易产生另外的负面影响。”弗拉格说,“英国是以色列经济的重要贸易伙伴,维护我们两国之间的经济关系非常重要。”周一,以色列央行把贷款利率维持在0.1%,创最低记录。

以色列财政部表示,英国退欧也可能为以色列企业带来一些优势,因为这些企业可以带着产品进入英国企业退出的地方,如医药、机械和光学设备等。

“如果英国退欧引起多米诺效应,情况则不容乐观,因为欧洲是以色列的重要贸易伙伴。”耶路撒冷股权众筹平台OurCrowd首席执行官乔恩•梅德维德(Jon Medved)在一次采访中表示,“然而,就目前来看,英国退欧不会对以色列科技行业产生什么影响。现在流入以色列的资金达到前所未有的水平。我还没有看到任何重大冲击,除非作为金融中心的伦敦开始瓦解,但我认为这种情况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