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月8日,一名巴勒斯坦恐怖分子在特拉维夫雅法持刀袭击行人,造成一名美国游客死亡,另有10人受伤。仅在一天后,通往雅法的特拉维夫海滨栈道上依然挤满了来自全球各地的游客和当地居民,悠闲地观赏地中海的沙滩美景。

除了警察在频繁巡逻、有很多警车驻扎在雅法瞭望塔广场周围和海滨栈道的南段外,特拉维夫一切如常。以色列志愿者搜救组织ZAKA的人员在8号晚上清洗了人行道上的所有血迹。

“我感觉很安全,我们一点都不害怕。”安娜•玛利亚•瓦雷拉(Ana Maria Varela)说,采访时她正在袭击发生地点附近闲逛。她来自秘鲁,来以色列旅游10天。“我们甚至都感觉不到这里曾经发生过什么。在我的家乡利马,这类袭击事件发生后人们仍然能够感觉到恐怖的气氛,但特拉维夫不一样。”

其实仅仅在数小时前,一名美国游客走在同一区域时被巴沙尔•马萨哈(Bashar Massalha)刺死。被刺死的美国人叫泰特•福斯(Taylor Force),是美国陆军老兵,同时是范德比尔特大学的一名研究生,他的妻子也受重伤。此外,当天在佩塔提克瓦和耶路撒冷也分别发生了恐怖袭击事件。

瓦雷拉表示,他们的酒店在耶路撒冷的谢赫贾拉(Sheikh Jarrah)社区,酒店外有一些抗议活动,除此之外他们并没有受到安全形势带来的影响。下午旅行社还让他们自由活动,可以在特拉维夫和雅法允许通行的区域逛逛。

“遗憾的是明天我们就要离开了,不过我非常希望能再来。”她说

相对其宗教伙伴耶路撒冷,特拉维夫的氛围通常更为放松。几乎每天都有发生袭击事件,耶路撒冷的部分地区受到了警方的高度保护,给旅游业带来了负面影响。(周一,一名美国游客在耶路撒冷老城被石头击中受了轻伤,随后被送往医院。)

今年元旦,特拉维夫的市中心的Dizengoff街头发生枪击案,造成两人死亡,但许多顾客表示还将继续支持特拉维夫著名的咖啡馆和酒吧文化,即使当时警方在大规模搜捕袭击者。

安娜•瓦茨拉瓦(Ana Vacileva)从保加利亚来旅游,周三接受采访时正在找地方停租来的Tel-O-Fun公共自行车,她说不知道为什么,在这里感觉很安全。“我的家人很担心我,但是我告诉他们一切都挺好的。”她说。

“我仍然觉得很安全,但我会更加留意周围有没有可疑的人。”德国人文森特•谢克纳(Vincent Schechner)说,他在以色列游玩一周。“恐怖袭击可能发生在任何地方,不能因为昨天的事情就觉得特拉维夫受了什么诅咒。现在从我们周围几乎察觉不到发生过什么。”他说,“这种事情总会发生,会发生在任何地方。我住在柏林,也时不时有恐怖袭击。袭击可能出于不同的原因,但时有发生。”

当地居民加尔•耶鲁沙利米(Gal Yerushalmi)是谢克纳的房东,表示现在在海滨栈道附近散步时会格外警惕。“他是我的客人,我觉得我需要保护他。”他说。

Goldman Court餐厅就坐落在海滨栈道上,而且离袭击案发生地点很近,该餐厅在窗口张贴了周三歇业告示,称其很多员工目睹了案件的发生过程,此举是表示对受害者的尊重。

以色列旅游部部长阿米尔•哈勒维(Amir Halevy)在以色列军队电台接受采访时表示,10月开始恐怖袭击不断发生,不过以色列游客的数量并没有下降。

在参加柏林的一个旅游业会议时,哈勒维表示实际上以色列旅游业比去年发展得更好。

“以色列旅游业每年都在扩大。尽管恐怖袭击不断发生,但旅游业仍在持续增长。”他说,“而今年与往年相比,越来越多人明白这个问题不只存在于以色列。”他说在法国、美国和其他西方国家也发生过恐怖袭击事件。

沙伊•基尔希(Shai Kirsh)住在海滨栈道旁的一辆房车里,还没从前一晚发生的事情中平复过来。“简直太疯狂了,他一直在跑,跑得非常快。”基尔希描述袭击者时说道,“他像是坐着飞机在飞。我打电话给警察,让警察骑摩托车过来,因为凶手实在跑得太快了。”

在马萨哈跑过去的时候,基尔希正在和邻居烧烤。基尔希的监控拍到他的朋友从椅子上跳起来去看发生了什么事,恐怖分子向他们的方向跑来,他们马上跑进房子里把门重重关上。马萨哈跑过基尔希的房子,刺伤了几个路人,最终被警方开枪击毙。

基尔希表示他的确是被袭击吓到了,不过没有期望现状会发生改变。“每一分钟都会有事情发生,没有人能预测。”他说。

“恐怖分子的目标不仅是要杀我们,同时还要恐吓我们。”基尔希的邻居科比说,他不愿意透露他的姓。13年前,科比在同一个地方目睹了另一起致命的恐怖袭击。2003年,来自巴特亚姆、24岁的公民警卫队志愿者阿米尔•西姆可恩(Amir Simchon )被刺死。和福斯遭遇的袭击非常相似。

“人们唯一需要作出的反应,也是目前需要采取的行动,就是走出去展示我们的强大——大家一起走到这里来,告诉恐怖分子我们并不害怕。”他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