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自1938年起,随着纳粹对犹太人民的迫害变本加厉,约两万名犹太难民逃到上海,当时上海是全球不需签证即可进入的少数安全避难所之一。

位于上海青浦区福寿园墓地的犹太纪念园周日正式开园,以纪念犹太难民。

以色列驻上海总领事柏安伦(Arnon Perlman)对此表示,“铭记中以两国以及上海与以色列之间的友谊”非常重要。在一块新种的草地上,用石板铺成的“六芒星”构成了纪念园的主要基底,另一颗由多块石头雕刻组合而成的六芒星和烛台矗立在其中央。

其中一块石头镌刻了中国驻维也纳大使何凤山博士的名字,以表达对他的敬意。他曾抗命向奥地利犹太人发出超过3000份签证,允许他们前往中国(当时进入上海不需要签证,但有了签证才能离开奥地利)。

在上世纪三十年代末四十年代初逃到上海的犹太难民(主要是德国和奥地利犹太人)和另一支数千人的犹太大军会合,后者都是以商人的身份或为逃脱俄国大屠杀在过去50年间来到上海,已经把中国当成了自己的家。

上海当时也面临着紧张的政治局势,生活很困苦,但中国人民还是很欢迎犹太难民的到来。

“我们渴了,(中国人)就给我们水喝。”杰里•摩西(Jerry Moses)回想起当时的情景说,“我们饿了,他们就给我们米糕。虽然我们的境遇很糟糕,他们更惨。他们还为我们难过。”杰里和家人来到这座城市时还是一个孩子,是有幸逃脱德国纳粹毒手的少数人之一。

1937年“八一三”事变后,日本占领了上海。1941年,日本在其德国盟友的施压下,把犹太难民统一发配到今天位于虹口的上海犹太区。

自二战结束以来以及随着新中国的成立,由于许多犹太人重新迁至北美、以色列和澳大利亚,上海的犹太人口大大减少。

但近年来的多项举措让人们不断认识到上海的这段犹太历史。2007年,上海犹太难民博物馆在摩西犹太会堂旧址建成开放,而会堂在其之前得以重新修建。

今年早些时候,上海犹太难民博物馆向联合国科教文化组织申请把犹太难民在战时居住过的小区列入遗产名录。位于博物馆所在街道对面的白马咖啡馆也在上个月重新开门迎客,按照咖啡馆的原型进行设计。白马咖啡馆始建于1939年,是犹太难民经常聚会的地方。

白马咖啡馆创始人之一的孙子罗恩•克林格出席了咖啡馆的开张仪式,他在战后移居澳大利亚。“我的父母常常告诉我,他们当年在上海的时候,没有遭到任何仇视、反犹主义或不友好的待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