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很多以色列初创企业来说,能在中国市场占有一席之地是梦寐以求的事情。但新加坡证券交易所的纳赛尔•伊斯梅尔(Nasser Ismail)问道,为什么只把目光停留在中国?“如果你去中国,在中国做生意,这没问题。但新加坡不仅可以帮你去到中国,还能帮你把触角伸向亚洲多个国家。中国市场很重要,但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有着更多的机会。”

伊斯梅尔此次来以是为了参加Trendlines集团的年度展会,出席者还包括新加坡多位顶级投资商及商界官员。其中,Trendlines主要为以色列医疗设备和农业科技领域处于早期发展阶段的初创企业开展孵化器项目。Trendlines投资过的企业将在以色列国内外约500家投资机构面前展示他们的技术,如利用草本植物和其他天然成分研制出无害杀虫剂的EdenShield、为农场研制自动挤奶系统的MiRobot以及利用蝗虫研制肉类替代品的Steak TzarTza等等。

但Trendlines非常关注新加坡,不单是因为该公司去年11月在新加坡证券交易所凯利板上市,这家为初创企业提供退出指导的企业也在当时实现退出。Trendlines表示,“投资商对其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在首次公开募股中筹得2500万美元,“表明投资商的胃口远远超过可供认购的股份”。

亚洲市场通关口

伊斯梅尔表示,投资商的兴趣之所以如此浓厚,是因为以色列和新加坡有着很多相似之处。“我知道以色列人认为他们的国家很小,但我们的国家甚至更小。我们必须要确保我们能够吸引高端科技和世界一流的企业,这样我们的人民才能过上第一世界的生活。” 他还在小组座谈中讨论了以色列企业是否应该考虑把新加坡作为亚洲根据地。

“但为了达到上述目标,我们必须十分注重出口业务。”伊斯梅尔说,“没有一家企业来到新加坡只是为了研发产品,再把产品卖给我们的550万人口。”新加坡和以色列一样,为专门面向出口市场的企业提供奖励机制,也欢迎能够帮助新加坡实现以上目标的外企进驻。

“新交所40%的上市公司总部都不在新加坡,其中大部分在全球和亚洲其他国家和地区取得了巨大的商业成功;也有很多国外投资商在新交所投资证券。”

从这方面来看,新加坡是以色列企业打入亚洲市场的理想通关口,包括中国市场。新加坡金融集团PrimePartners首席执行官杰拉尔德•翁(Gerald Ong)表示,若论领土面积和国家人口,新加坡几乎比不上亚洲任何一个国家,因此要想占有一席之地,新加坡必须实现多样化。“很多以色列人认为进入上海或香港是吸引中国市场注意力的最佳途径,如果他们从事的是房地产、银行、建筑、能源或任何一种当地投资商能够理解和投资的传统业务,那么这是真的。但对其他领域的企业来说,进入中国市场可能要难得多,而新加坡则更关注后者。”

翁表示,对以色列初创企业来说,特别是Trendlines在其孵化器项目培养的尖端医疗和农业科技企业,这一点很重要。“以色列研发的技术在亚洲有着巨大的需求,但如果没有重点,需求很容易会在行业洗牌中消失殆尽。” 由于市场相对较小,新加坡金融家和企业高管通常会比亚洲其他国家的同行更加灵活,使得新加坡成为以色列初创企业发展非传统业务的更好选择。

争取立足之地

为了帮助以色列企业能在新加坡占据一席之地,以色列和新加坡政府(以色列经济部首席科学家办公室与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签署了以色列-新加坡工业研究和开发基金(SIIRD)协议,为以色列或新加坡企业之间的研发合作项目提供高达100万美元的资金支持,安排企业配对,开展研发项目,并帮助企业实现研发成果商业化。

SIIRD高级经理雪莉•丽芙(Shirley Refuah)表示:“过去几年来,SIIRD基金已为越来越多以色列企业和新加坡研究机构的合作项目提供赞助。新加坡企业也是很合格的盟友,因为他们为以色列合作伙伴提供了智力、人力和工业资本。”

Trendlines联席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托德•多林格博士(Todd Dollinger)表示,新加坡的确还有很多值得以色列企业探索的宝藏。“对我们来说,今天是个值得庆祝的日子。我们在新加坡上市,让那里的投资商开始注意到以色列。我相信我们的首次公开募股将成为开门红,带动更多以色列企业在新加坡上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