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不断响起防空警报,火箭弹呼啸而过,这就足已让以色列人倍感压力。然而,手机上的社交应用更增加了以色列人的恐慌。本周,以色列互联网协会(ISOC)的调查显示,73%的以色列人相信手机应用WhatsApp群组中的信息。近一半的人说,这些信息包括媒体没有报道过的安全事件的消息。

互联网安全专家塔勒•帕维尔(Tal Pavel)博士说,敌方可以对此加以利用以打击士气。“如果哈马斯的恐怖分子在几个WhatsApp群组中散播谣言称伊朗即将发起进攻,谣言可能很快就会扩散到其他群组,然后被转发到脸谱网、推特及其他网站。”他说,“最糟糕的情况可能是人们设法逃离所在地,造成交通堵塞及事故,交通陷入大面积瘫痪,就像大家在世界末日的电影中看到的一样。”

以色列互联网协会主席阿隆•哈斯格尔(Alon Hasgell)说,不需要世界末日的情节,也能看到WhatsApp等社交平台的误用会带来的危害。通过WhatsApp,在“护刃行动”中牺牲的士兵的名单被广为传播,给死者家属带来极大的痛苦。最后,以色列国防军禁止士兵使用WhatsApp。数名士兵还因为泄露名单而被拘留。在采访中,死者家属表达了他们的震惊。他们表示,让他们无法接受的是这样悲痛欲绝的消息不是来自官方,而是通过谣言得知。

智能手机应用WhatsApp是一个广受欢迎的短信平台。用户可以建立一个可信任的群组成员网。说其可信任是因为用户需要提供手机号码验证才能加入群组。今年早些时候,这个每天处理500亿短信的公司被脸谱网以230亿美元收购。

以色列互联网协会此次的调查性样本是306名以色列WhatsApp用户。调查显示,通过该应用,39%的人在新闻报道前就收到了士兵牺牲的消息或其他保密的安全信息。近四分之三的人对他们在网络上获得的信息表示信任,因为信息的来源通常是同一群组的人或直接认识的。然而,只有16%的人会去验证信息的真实性。

调查显示,有46%的人会将他们获得的“保密消息”转发到WhatsApp群组或其他社交网络上。其中9%的人将消息转发到脸谱网,12%的人转发到他们加入的其他WhatsApp群组,15%通过电子邮件、短信及其他通讯方式转发出去。21%的人称,尽管他们相信这些消息,他们不会转发出去,但也不会将之从他们的设备上删除。另外有15%的人完全忽略此类消息。

40%的人认为WhatsApp“对社会有消极影响”,并将原因归咎于它传播谣言和小道消息的能力。与此相反,31%的人认为这是好事,能够使用户更快地获得并传播信息。

哈斯格尔说,最让人吃惊的是,65%的人认为,考虑到WhatsApp可能造成的危害,应该加强监管。尽管如此,以色列人并不愿意放弃使用该应用。以色列全国有48%的人使用WhatsApp。其中,15岁以上的用户大约占30%,11到15岁的用户大约占20%。

哈斯格尔说,人们对WhatsApp如此热衷是因为它功能齐全。“对很多人来说,WhatsApp是一个很重要的工具。在形势不稳定的时候,该应用能帮助他们获取信息。他们获得的信息有两个用途:既可以满足他们‘求知’的欲望,又可以让他们在熟人间传播消息以获得地位。”

尽管以色列人认识到WhatsApp可能带来的危害,这个应用在短时间内不会被弃用,哈斯格尔说。“传播谣言似乎是人类的基本需求,特别是在形势不稳定的时候。我们唯一能做的就是做一个有良心的用户,不要在网络上传播毫无根据的谣言。”

同样是社交媒体专家的帕维尔说:“加入一个WhatsApp群组并不难。在论坛和脸谱网页面就可以找到有共同兴趣的WhatsApp群组,比如观鸟爱好者或者徒步旅行爱好者,然后加入他们。擅于打心理战的哈马斯恐怖分子可以随便加入几个群,然后就可以称有灾难性事件,散播谣言。”

“就像以色列互联网协会的调查所显示的,大多数人相信他们收到的谣言,并且有很多人会进行转发。仅仅需要几个小时,半个国家就会陷于混乱,人们会做一些危及自己及他人的事。”帕维尔补充说,“当然,在民主社会,你不能禁止WhatsApp之类应用的使用。但是我们也不能放任不管。”

欢迎关注微信号“以色列时报”,关注以色列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