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调查显示,尽管多数以色列犹太人反对将犹太产妇与阿拉伯产妇分病房护理,然而近半数犹太人仍拒绝与阿拉伯家庭住在同一栋楼里。

犹太家园党成员、议员比撒利•斯莫特里克(Bezalel Smotrich)上周在社交媒体上公开支持犹太产妇与阿拉伯产妇分病房护理,此后该议题便成为了全以色列的焦点。此前,以色列广播电台称如今一些医院应产妇要求会将犹太人与阿拉伯人在产科病房中分开。

据上周六第二频道报道的调查显示,61%的受访者反对分隔护理,34%表示支持,5%称不确定。

该调查还显示,近半数(49%)以色列犹太人不愿与阿拉伯家庭同住一栋楼,42%表示不反对同住,9%称不确定。

在被问到是否愿意接受阿拉伯医生治疗时,82%受访者表示愿意,13%表示更倾向于犹太医生治疗,5%称不确定。

该调查于4月7日在505位说希伯来语的受访者中进行,调查结果中并未说明误差值。

以色列广播电台报道犹太产妇要求分产房护理后,斯莫特里克于上周二在推特上表示,他的妻子“真的不是种族主义者,但她生产后真的需要休息,而不是像阿拉伯人那样载歌载舞举办盛宴”。

斯莫特里克的推文下出现了很多负面回复,于是他继续发推文称:“我的妻子不想躺在一个刚刚生出了20年后可能想杀死我女儿的孩子的产妇旁,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他补充道:“阿拉伯人是我的敌人,这就是我不想靠近他们的原因。”

斯莫特里克的妻子莉薇上周接受第十频道采访时称她“将一位阿拉伯医生赶出了产房”:“我想让犹太人碰我的孩子,而且跟阿拉伯女人躺在同一个房间里让我觉得不舒服。”

她还表示:“我拒绝让阿拉伯人给我助产,因为对我来说生孩子是一件很‘犹太’很圣洁的事情。”

此言论引发了政界诸多立法者的批评。

以色列广播电台周二报道中提到的所有医院均否认对犹太与阿拉伯产妇实行分病房护理,然而其中也有医院承认,如果病人要求分病房,医院会做出相应安排。

以色列卫生部拒绝任何的分隔措施:“医院不允许实行任何带有歧视意味的分隔管理。卫生部的指导准则中规定不允许以种群、民族、原有国籍等因素为依据而进行分隔护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