犹太通讯社——一方面,大多数以色列人表示他们的财务状况良好,而且会越来越好。另一方面,他们又担心无力赡养自己的孩子。

一方面,他们想让政府加大支出,广泛覆盖公共服务。另一方面,他们又说自己要交的税太多。

这些令人困惑的回答来自智库以色列民主研究所大范围开展的经济调查。结果显示,在个人财务方面,以色列民众的态度普遍乐观,但对政府感到失望,希望政府能够借鉴斯堪的纳维亚模式,提供更多福利。

“这些都是现在经济情况还可以,但由于全球环境的各种变化,非常害怕未来的人。” 该研究的主要作者塔玛尔•赫尔曼(Tamar Hermann)说,“这并不是说有人因为自己的现状而害怕未来。形势并不坏,甚至还很好,但我们不知道未来将会是什么样子。”

以色列近年来的经济发展相对强劲,还在2010年加入了由富裕国家组成的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内失业率约为5%,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从2010年的26500美元增至2015年的34300美元。根据以色列央行的数据,每年经济增长率达3%。

但与此同时,以色列民众对以色列的经济感到越来越沮丧。在过去的两届大选中,中间派和民生派政党获得了大量支持。2011年,五十万以色列民众走上街头,举行了长达整个夏天的游行,抗议高昂的生活成本。第二年夏天也举行了较小规模的示威活动。

赫尔曼表示,抗议活动的爆发部分源于以色列民众觉得政府对义务服役的他们有所亏欠。大多数以色列籍犹太男性需服役三年,女性则为两年。

“人们会说,“我付出了我的人生,好几年的人生”。”他说,“他们还说,‘我们交了税,在部队服役,国家应该照顾好我们。’给人的感觉就是国家做得还不够。”

最近的数据在某种程度上体现了一个不平等的经济体。根据以色列陶布社会政策研究中心的一份报告,与经合组织其他成员国相比,以色列在日用消费品上的花销更大,食品价格尤其昂贵。在经合组织中,以色列收入不均严重程度位列第四。根据经合组织的定义,收入不均指的是最富有的10%人口与最贫穷的10%人口之间的差距。超过五分之一的以色列人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周二公布的调查结果显示,繁荣之中的沮丧导致了矛盾的态度。虽然存在经济挑战,大部分以色列籍犹太人(59%)和阿拉伯人(58%)都对自己的财务状况感到满意。超过四分之三的民众相信自己的经济状况将在未来几年得到改善。

但与此同时,多数犹太人和阿拉伯人担心无法为他们的孩子或未来存钱。超过四分之一的民众表示很难做到每月收支平衡。据预测,四分之一的犹太和40%的阿拉伯承包商及自由职业者将在他们退休之前失业。

“工作市场变了。”赫尔曼说,“现在已经没有终身职位了。在高科技领域,从45岁开始你就已经是老人了。这是一个导致恐惧的元素。也许不会出现(困难),但令人担心的是困难真的出现了,更不用说战争之类的东西。”

根据调查结果,以色列犹太人尤其希望政府能够改善他们的生活。近60%的犹太人喜欢高税收、国家福利丰厚的“斯堪的纳维亚模式”经济体,而不是低税收、政府服务较少的“美国模式”。近半数犹太人(45%)表示希望政府加强对经济的干预。

大多数以色列民众还希望政府增加对以下领域的支出:健康、警察、教育、学术、交通、福利和住房。

但调查显示,大部分犹太人都对政府持批评态度。近62%的犹太人表示自己的税收负担不公平。在对效率、透明度和服务质量进行评价时,很多人都把以色列政府部门评为“差”或“非常差”。还有大多数民众表示当私营部门的专家进入政府机构后,政府得到了改善。

“不像美国的一些人,以色列民众没有把政府看成问题的一部分。”以色列民主研究所总裁约哈南•普莱斯纳(Yohanan Plesner)表示,“在以色列,民众对政府参与度和责任承担有很高的期望。这意味着政府更加需要确保能够有效地提供服务。”

而以色列籍阿拉伯人对政府的满意度则高于犹太人,但大多数(63%)更喜欢低税收、服务更少的美国政府模式。只有四分之一阿拉伯人想让政府加强对经济的干预。

虽然以色列籍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在政府的作用各持己见,但两个群体都不信任以色列政治机构。以色列民主研究所2015年开展的一项调查发现,不到一半的犹太和阿拉伯公民信以色列任政府、议会和政党。

普莱斯纳表示,阿拉伯人可能更喜欢较少政府服务,因为不像犹太人,他们觉得政府歧视阿拉伯人,而且不是为了满足他们的需求而成立的。

“阿拉伯群体中可能较少有人相信,如果政府起到重要作用,(阿拉伯人)作为一个少数群体会从中受益。”普莱斯纳说,“犹太以色列人对政府的信任也很低,但期望很高。”

该调查在3月29日到4月3日期间访问了500位以色列籍犹太人和100位以色列籍阿拉伯人,误差值为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