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科技产业是以色列经济的一大亮点,但其多样性仍有待提高。在诸多前途光明的初创企业中,你很难看到超正统犹太人、阿拉伯公民或40岁以上的员工。而由于女性在成长过程中未能享受和中产阶级一样的权利,她们的身影也同样罕见。

Zaitoun风投机构联合创始人弗尔森•侯赛因(Forsan Hussein)和阿米•德罗尔(Ami Dror)表示,缺乏多样性其实明显是劣势,因为将导致趋同思维。Zaitoun已成立一年半,是一家混合性投资公司。

“企业研究表明,多元化有利于企业发展。”侯赛因说,“我们都知道,以色列是世界上多样性最丰富的国家之一,但我们的多样性并没有转化成竞争优势,反而成了怀疑和分裂的源头。”

因此,身为穆斯林的侯赛因和以色列犹太人的德罗尔联合创立企业,投资犹太人和阿拉伯人合资企业或人力资本尽可能多样化的公司。他们也支持能够造福世界的企业。Zaitoun成立首年的投资总额接近1900万美元,2016年投资金额预计约达1亿美元。侯赛因和德罗尔两人将其投资商称为“亿万富翁俱乐部”,云集了中国、美国和欧洲家喻户晓的投资者。

“凡是我们投资的企业,我们都要求他们的首席执行官加强多样化建设。”德罗尔解释道,“从投资起三年内,我们希望他们的人力资本多样性能增加30%。也就是说,需要招聘阿拉伯裔以色列人、超正统犹太人、埃塞俄比亚裔以色列人和女性。”

Zaitoun这么做不是因为其是非营利性组织。“我们投资者最想要的是一笔好的投资,赚尽可能多的钱。”德罗尔说,“而这也是我们每天一睁开眼就想实现的目标。”

Zaitoun投资的企业

Zaitoun投资或孵化的公司包括:

Myndlift ——可利用脑机界面帮助注意力缺陷多动障碍(ADHD)患者进行注意力集中练习的应用程序。该公司由Baqa al-Gharbiya两位年仅19岁的以色列籍阿拉伯青年创立。

Sidis实验室——研发了可缓解晕车的可穿戴设备。

Ninispeech——帮助人们克服口吃的应用程序。

Comedy Break——位于拉姆安拉的巴勒斯坦软件企业,创始人之一奥姆利•马库斯(Omri Marcus)曾是以色列喜剧节目《奇妙的国土》编剧。该软件可通过脸部识别技术判断观众对喜剧的喜爱程度,从而推送更多符合观众口味的剧目。

Teramount——由两位希伯来大学毕业生创办的纳米技术光纤公司,其中一人是穆斯林,另一人是犹太人。

Galaprompter——可用观众母语播放歌剧或现场直播节目的应用程序。

IceCure——经美国食品与药物管理局批准使用的医疗器械,可通过冷冻消灭乳腺肿瘤。

与中国合作

侯赛因和德罗尔表示,他们的投资商一半来自欧洲和美国,另一半来自中国。但就投资金额而言,中国投资占90%。

侯赛因表示:“我们见过很多要求我们帮助他们在以色列投资的中国百万富翁和亿万富翁。”

当被问及中国富豪为什么对以色列感兴趣时,侯赛因答道:“他们相信以色列有着世界上其他国家无法匹敌的人才力量,尤其是以色列犹太人。他们认为犹太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人,也是最好的财富管理人。”

在被问到是否接受这个评价时,侯赛因表示:“我赞同他们的看法。没有人能把智慧从以色列创新中剥离开去。从很多方面都可以看出,以色列的确有着出色的创造力和创新能力。”

德罗尔补充道,中国正处于从“中国制造”变成“中国智造”的经济转型阶段。因此,Zaitoun也为以色列企业家提供了如何进入中国市场的培训。

尽管中国创新者一心想赚钱,但其中很多人都在关注巴以问题,支持“和平共存”。

德罗尔说:“我们的投资者在过去二十年赚了很多钱。对他们来说,只投资是不够的,他们还想做好事。”

以色列人的成功故事

现年42岁的德罗尔和38岁的侯赛因凭借自己大胆进取的决心、才能和努力奋斗,从两个以色列穷孩子变成了今天的成功人士。当两人自信满满进入特拉维夫上层人士经常光顾的咖啡店购买饮料时,你绝对想不到,德罗尔是犹太大屠杀幸存者之子,在阿什克伦一贫如洗的家里长大,而侯赛因曾在以色列阿拉伯村庄Sha’ab中过着贫穷的生活。

德罗尔曾在2005年学习计算机工程,与他人共同创办XPAND 3D,并将其发展成价值数十亿美元的公司。侯赛因此前在建筑业工作,后来他获得一笔奖学金,便先后前往布兰迪斯大学、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和哈佛商学院学习,随后担任美国资本集团投资顾问和耶路撒冷YMCA三重门公司首席执行官。

德罗尔和侯赛因是通过共同的朋友认识的,由于在一起的时间特别多,他们甚至开玩笑说两人像是“结了婚”。

德罗尔表示,Zaitoun不乏投资者,他们接受采访的原因是想证明,“即使他们周围都是负面消息,但还有光明的种子在萌芽。

德罗尔表示,他和侯赛因常去巴勒斯坦管辖的地区,他们可以把很多软件开发工作外包到那里。巴勒斯坦程序员和印度程序员的工资一样,但德罗尔认为前者的整体水平更高,在完成工作的过程中更精益求精。此外,他们在同一个时区,必要时可以面对面交流。

“当巴勒斯坦孩子看到我们在一起时,他们问:‘你们在干什么?”然后他们会说:‘好吧,我从来没有见过这样的情况。”

“如果阿拉伯或巴勒斯坦企业实现退出,该是多么轰动的事情。”侯赛因补充道,“孩子们心里不会满是仇恨、恐惧和无知,也不会一心想着拿自己的生命去殉教,说不定他们想成为天才呢?”

“我们知道这个地区需要希望。”德罗尔解释道,“我们挣了钱,我们的企业同样也获得了经济收益。但那些听到我们在做什么的人可以受益于我们创造的希望。我们希望看到更多和我们一样的企业。我们希望看到朝鲜人和韩国人……逊尼派和什叶派教徒联合创立公司。”

但德罗尔强调,Zaitoun不是制造和平的企业,而是一家好企业。

“当公司里有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合作时,我就感到很暖心,特别是想到我又有钱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