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近的加沙冲突引发的反以甚至反犹情绪成为全球很多国家和地区的媒体头条,比如印度和爱尔兰。但这些国家的科技行业人士对此并没有过分在意。他们表示,那里的高科技行业和“创业的国度”以色列之间的关系很好。

致力于发展以色列新创企业和当地企业合作关系的商业人士表示,双方的科技合作关系不会受到护刃行动的影响。

以色列高科技行业观察者认为,冲突前后各国的语气大相径庭。印度多个地区民众举行大型的反以游行示威,印度的穆斯林甚至抵制一些在以色列经营的品牌,如百事、可口可乐和雀巢咖啡。

在欧洲和亚洲抗议以色列的游行示威中,印度和爱尔兰尤其值得注意,因为这两个国家和以色列的很多合作都是以科技为主的。印度和爱尔兰都视特拉维夫为发展新创企业基础设施的楷模,为创造就业和经济发展带来机遇。在以色列时报的采访中,这两个国家的很多企业家、公司总裁和政府官员都表达了对以色列科技成就的赞赏,也表达了赶超以色列的愿望。

若要忽略媒体和大街上的反以情绪以及忽略到以色列旅游的潜在危险确实需要非常牢固的合作关系,因为哈马斯将火箭弹瞄准以色列的金融中心特拉维夫,而特拉维夫代表着大多数国外高科技行业人士所熟知的以色列。

然而,在本周接受以色列时报的采访中,在以色列和印度、爱尔兰科技合作关系中起关键作用的人物表示,他们依然会“忠于”以色列,并表示以色列人们不必太在意媒体的报道。

这就是维沙尔•达尔玛迪卡里(Vishal Dharmadhikari)向以色列人传达的信息之一,以色列新创企业和印度公司之间的很多交易都是他帮忙安排的。达尔玛迪卡里表示:“几乎所有抗议以色列的活动都是由穆斯林发起的。”如果印度看起来有很多人反对以色列,那也是因为印度有很多穆斯林——超过1.38亿的人口都是穆斯林。“当然,印度有更多的印度教徒,但他们是沉默的大多数。”他说,沉默归沉默,“印度教徒之间有一种强烈的亲以情结,特别是在高科技行业人士之间。”

不像美国有很多政客都公开表示支持以色列,印度支持以色列的领导人都保持了沉默,而那些支持巴勒斯坦运动的政客通常显得更活跃。因此,冲突爆发后,看起来好像印度转而支持巴勒斯坦了。“但无论如何,我们将会一直和以色列在农业环保科技国防等方面建立合作关系。大多数印度人都对此感到非常开心,并且非常希望能够继续合作下去。”

都柏林土生土长的克莱德•哈钦森(Clyde Hutchinson)表示,爱尔兰的情况和印度差不多。他负责管理爱尔兰-以色列商业网络,该网络致力于发展爱以两国之间的合作关系。“我明白问题的所在,但大家都知道,搞科技的人一般不关注政治,哪怕有一场重大政治风暴正在发生也是一样。不管政客怎么说,我们对以色列和对我们的合作关系都保持着乐观的态度。”哈钦森说。

美国联邦航空管理局对以色列本古里安机场的禁飞令等事件本可能对各种合作关系造成不良影响,但是只要这些事件一过去,科技行业人士很快就把这些事情忘得一干二净。“举个例子,以色列将在9月份举行一场大型科技活动。”哈钦森说道,“目前我还没有听到有谁取消行程。我们最近为新创企业举行了一场比赛,冠军的奖品就是到以色列会见企业家和投资商。我们已接收到了数百份申请。”

一位在都柏林工作的以色列企业家埃胡德(Ehud)表示,在爱尔兰工作的以色列人也没有感觉到紧张。都柏林的以色列科技产业很小但很活跃。他说:“我个人觉得周围的环境总体上很友好,也很包容。我在这儿还没遇到任何有敌意或者消极的情绪。刚好相反,我觉得这里的人很想知道并且想更好地了解中东的复杂形势。”

“这里的媒体是稍微有点偏见,这里是有一些积极分子没有站在以色列这一边;但是我觉得这样的情况很常见。”他说,“这里的某些党派未必对以色列持友好态度,但亲巴的势力未必就是反以,一概而论是很危险的。”

埃胡德表示,科技行业的企业家往往是“自由思想者”——只代表他们自己和自己的观点,而不是代表他们的政府。他说:“当一个人住在国外的时候,他更多地是从个人的角度来看政治事件,而不是为外交部发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