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经济与产业部首席科学家在一份新发布的报告中警告道,如果政府不立即采取措施,培养学生,填补用工短缺,以色列高科技产业将在未来十年出现一万多名工程师和程序员的缺口。

经济与产业部首席科学家兼以色列创新局局长艾维•哈森表示:“由于以色列在过去二十年来开展的广泛活动,我们已经取得了卓越的成就,但“七个丰收年”似乎已经一去不复返,我们正在不断接近玻璃天花板。”这份报告由以色列创新局于上周公布,并呈交以色列总理内塔尼亚胡。哈森在其中引用了圣经里约瑟的故事,他准确预言了古埃及的七个丰收年和紧随其后的七个荒年。

报告指出,无论是以色列科技初创企业还是更加成熟的科技公司,缺乏技能熟练的人力资源是企业发展面临的一个主要障碍。以色列理科毕业生比例的减少导致了工程师的短缺,从2004年的13%下降至2014年的8.7%。

在计算机科学、数学和统计领域,毕业生数量已从2004年的3000人下降至2014年的2250人。

报告表示,即使政府今天通过若干重点教育项目消除这一差距,也可能需要经过十年的努力才能看到成果。

“如果我们现在不采取适当的措施,几年后,我们就会处于弱者的地位,被迫实施行动。届时,很多潜力已经被白白浪费掉。”哈森说,“如果我们足够明智,颁布必要的政策变动,我们有很大的机会可以让以色列高科技再次实现快速增长,并加强 整体经济中由创新技术带动的增长。”

报告表示,以色列在2014年跌出发达国家民用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GDP)比例排行榜前列。过去十年来,以色列年度投资一直保持不变,而其他国家如韩国的这一投资已经出现显著增长。

报告指出,以色列政府研发支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例从2015年的0.52%跌至2002年的0.8%,未来几年,每年至少需要额外投资4.5亿谢克尔(约合1.17亿美元)才能缩小这个差距。报告提议,以色列应该通过立法,规定政府把国家预算或国内生产总值的固定百分比作为在国家创新方面的支出。

与此同时,根据两项国际指数——全球创新指数和世界经济论坛全球竞争力指数,和世界其他地区相比,以色列对做生意限制的放宽也在不断退步。

哈森说:“如果我们可以把更多资源分配到技术创新上,将其影响力扩大到整个经济,以色列创新行业就能为下一次飞跃作好更加充分的准备。”

报告还警告称,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针对在地方运营的跨国企业颁布了新的征税政策,可能会影响这些企业在以色列的活动。目前,以色列共设有超过300个隶属跨国公司的研发中心,大部分都为其在以色列开发的产品缴税。

报告表示,中国正在进行技术革命和开放经济市场,所有以色列高科技企业必须关注这个巨大的机遇。中国对以色列当地行业的投资和战略合作均有所增长,自2012年以来,超过30家来自中国和香港的投资机构进驻以色列。

报告称:“虽然整体趋势喜人,但这还只是与中国这个全球巨头潜在经济合作效益的冰山一角。”

2015年,以色列高科技行业多个良好趋势得以持续,企业融资总额达44亿美元,退出交易总额达80亿美元。报告表示,该行业完成693笔融资交易,新增约700家企业,均创历史新高。尽管如此,与前几年相比,整体发展止步不前,“突出了变更政策的需要,以发挥以色列创新生态系统的潜力,推动其实现重大飞跃”。

报告明确指出了行业的若干趋势:初创企业发展成更加成熟的公司——过去三年来,30家初创企业的营业额有史以来首次出现两位数的增长;活跃在以色列经济中经验丰富的企业家出现显著增长;2015年,以色列有25%的企业家是资深企业家,至少主导了两个项目,而2010年这一比例仅为16%。报告表示,这一趋势有助于加快老牌企业的发展速度。

此外,企业通过首次公开募股或在更加成熟的阶段通过并购实现退出:过去五年来,平均每笔退出交易价值的增长率超过100%,从2010年的3100万美元增至2015年的7500万美元,再次证明了以色列高科技行业的成熟。

由于企业更加成熟,因此出现了更加多样化的融资渠道,包括银行贷款。高科技行业银行贷款的相对份额仍然较小,去年贷款仅为22.5亿谢克尔,只占银行信贷总额(9000亿谢克尔)的0.25%。报告指出,高科技行业的银行贷款将在未来几年大幅增长,当局正在考虑提供贷款担保,增加银行向高科技企业放款的几率。

“以色列科技行业在2015年和过去几年整体的良好发展非常令人鼓舞。”哈森说,“但这些企业的持续成功让我们更难注意到更深层的问题,而这些问题对以色列的竞争力构成了威胁,是高科技行业长期成功的巨大障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