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埃亚尔•沃尔德曼(Eyal Waldman)的公司Mellanox Technologies Ltd.在纳斯达克上市,筹得超过1亿美元。他第一时间致电前妻埃拉(Ella)告诉她这个好消息。

1999年沃尔德曼成立这家企业时,两人尚未离婚。公司总部设在以色列的‘约克南和美国加州的森尼韦尔。Mellanox这一名字是埃拉想的,由Ella、millennium(千年)和Xerox合成,代表公司成立于新千年伊始,而Xerox听起来则像技术控。他们在森尼韦尔家中光线充足的厨房里,一边吃着点心和午餐,一边举行了公司首个会议。

但等到沃尔德曼的公司上市——这个对任何高科技企业家来说都是巅峰的时刻,埃拉却再也不在他身边了。

追求成功“破坏了我们的婚姻生活”,56岁的首席执行官和总裁沃尔德曼在接受以色列时报的电话采访中表示。他的公司市值目前为20亿美元。“我们很少见到孩子,也没有多少时间陪他们。因为晚上加班不回家,连见个面都不容易。”

尽管如此,他表示,天道酬勤,对此他没有遗憾。“要想在任何专业领域获得成功,都需要投入大量时间。”他说,“这是工作所需。我的前妻也理解这一点,我们都理解。”

高科技之痛

以色列首席科学家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高科技产业在以色列经济中发挥了“历史性作用”。而该产业的诞生是天时地利人和共同作用的结果:20世纪90年代前苏联的数千名技术工程师的到来、技术成熟、市场改革,以及融入国际市场的机遇。

以色列风险投资研究中心IVC汇编的数据显示,以色列人均初创公司量居世界之最。似乎人人都立志长大后创业,而不是成为医生或消防员。根据IVC的数据,2006年,在以色列经营的高科技企业有3781家,而到2016年中,这一数字猛涨到7400。更重要的是,企业家虽然通过出售或上市的方式离开了原来的初创企业,但他们往往又带着新计划重返战场,二度创业。IVC研究中心是一家总部位于以色列特拉维夫的高新技术产业追踪公司。

但这是有代价的。

科技行业的医疗保健专业人士和从业人员——无论是雇主还是员工,都在采访中透露,他们工作满意度极低,工作时间长,压力大,出差频繁。这时不时会引发人际和家庭关系紧张。

“事情有好有坏。”比琳达•施瓦兹(Belinda Schwartz)表示。她是以色列中部地区马卡比医疗服务机构儿童发展中心的一名家庭治疗专家,为高科技专业人才的家庭服务。马卡比是以色列最大的医疗服务机构。

“高科技行业从业人员对工作兴趣盎然。工作能发挥他们的潜能和开拓能力,但这是有代价的。”施瓦兹在接受采访时说,“工作时间长,而且需要全天候待命,办公室便成了家。哪怕他们回家了,也要处理电子邮件,电话会议,没法一直把注意力放在孩子身上。特别是在高科技企业,老板希望你随叫随到,这对夫妻和家庭关系会有什么影响呢?”

在初创企业上班的单身人士往往忙到没空约会,而且刚开始公司雇员很少,他们没有多少机会结识新朋友;那些有伴侣的有时也没空发展两人的关系,他们往往早上起得很晚,工作到半夜才回家,白天跟同事吃完饭又回去工作。一些高科技企业为员工提供一日三餐,而其他公司则聘请厨师做饭。

“一起外出就餐成了他们的社交活动。”施瓦兹说,“和同事一起吃喝玩乐—那就是他们的社交活动,同事变成朋友,实际上也变成家人。”

有孩子的还面临其他挑战。夫妻双方如果都在上班,经常会让家里的老人或保姆把孩子从学校或日托所接回来,陪着孩子直到父母回家。夫妻通常这样轮流:双方每周各早回家一两次,其他时间就交由老人或保姆照顾孩子。

“父母可能在回家路上,但要么只是爸爸,要么只是妈妈。”施瓦兹说,“一家人难得团聚,常常错过家庭聚餐。”

但是家庭聚餐对于孩子练习沟通技巧、培养社交兴趣和学习就餐礼仪来说是非常重要的机会。孩子还能从亲子时光中获得归属感,并且学会团队合作。

创业家庭的孩子压力大

西汶妮•希兰博士是赫兹利亚跨学科研究中心(IDC Herzliya)商学院领导力发展研究生专业主管。她曾供职于哈佛商学院和瑞士洛桑国际管理发展学院(IMD),在IMD运营领导力发展专业将近20年。她还是一名临床心理学家和荣格派精神分析学家,曾与私人、公共和非营利部门的高级管理人员和团队开展国际合作。

“我同国内外高管一起共事时,目睹他们经常面临巨大压力,现代管理人员注定这样。”希兰在采访中表示,“创业和创新领域的高管动力可能往往更多来自个人对成功的渴望,而非单纯来自对专业的钻研。他们常常把创立的公司视为自己的孩子。”

但是,西兰表示,有些创业者家里育有孩子,这样情况就变得相当棘手。

一心难以两用,这些企业家要么得把自己为人父母的责任完全推给配偶或家里的老人跟保姆,要么尽力划分自己的父母和工作角色——“现在我全身心照顾孩子”,或者“现在我全身心工作”。

“不幸的是,这种心理划分是极难维持的策略。”希兰表示,那些试图不断变换角色的人‘经常生活在强烈的负罪感中’”,这种负罪感影响了他们管教孩子的方式。

“等到终于有时间陪孩子了,他们不希望孩子觉得自己管得很严,所以有时候不好树立规矩。”希兰说,“这样一来,父母很难对孩子采取强硬态度。讽刺的是,据我们观察,这导致了今天我们这代人在管教方式上缺乏权威,很难为孩子树立规矩。”

为什么高科技行业与众不同呢?

也许这个行业和其他行业的区别在于其波动性和不确定性。高科技人才需要不断适应瞬息万变的环境,一不留神便可能栽跟头。而以色列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女性普遍也需要赚钱养家。

“父母总是生活在危机感中,如履薄冰,不知道哪里潜伏着新的问题。”希兰说,“这样,陪伴孩子对他们来说实非易事,但是孩子需要的往往又只是父母真的有空陪在身边。”他们经常默认父母职责就是管理孩子的时间计划和负责奖惩,而不是聆听孩子的心声而不加评判。

根据经合组织(OECD)的报告,平均来看,以色列人比OECD其他大部分国家的人工作更努力,仅次于土耳其、墨西哥、韩国、日本和南非。超过1/6的以色列雇员每周工作50个小时以上,而花在休闲和个人护理的时间只有13.9个小时。相比之下,法国人花了16.4个小时,位列世界第一。在工作生活平衡方面,以色列的指数低至5.2,韩国是5,土耳其是0,荷兰9.4,排名第一。以色列有64%的女性参加工作,而其他OECD国家平均为58%。

除了长时间工作,许多高科技人员为了靠近投资人和市场,长时间驻扎国外。因为存在时差,哪怕通过Skype和FaceTime这样的聊天工具也难以和家人联系。

施瓦兹表示:“有时候,夫妻一方不在家惯了,回家后反而打破生活常态。”

在家的一方不时感到,配偶不在身边生活更容易。出差的一方回家后想在孩子面前唱红脸。“孩子有时和妈妈睡觉,但爸爸回来后就不能这样。”施瓦兹说,“此外,如果配偶出差频繁,哪里还有时间发展夫妻关系呢?”

“所有这些问题不可小觑,但是夫妻双方可以通过正确的态度、讨论和妥协加以解决。”施瓦兹说,“一家人外出时,父母必须确保对每个孩子陪伴到位。可能的话,他们应该迟一点去上班,从日常工作中腾出些时间陪伴孩子。”

努力维系恋爱和家庭关系

36岁的阿萨夫•夏皮拉(Asaf Shapira)在特拉维夫创立了CheckOut Apps公司。工作日的时候他早上10到10点半开始上班,一天工作10到11个小时。

CheckOut公司的阿萨夫•夏皮拉(图:Luke Tress/以色列时报)

CheckOut公司的阿萨夫•夏皮拉(图:Luke Tress/以色列时报)

“如果你的初创企业不赚钱,而你在晚上8点前回家,别人会认为你这是在浪费投资人的钱。”夏皮拉在采访中表示,“从事高科技行业不同其他,瞬息万变。可能到处都有竞争,压力很大,成败都要你负责。”

夏皮拉和女友约会了两年,正计划在未来几个月内结婚。“一天大部分时间我都在工作。”他说,“在高科技行业,要想生存,就必须随时保持工作状态。”

娜塔莎•萨恩(Natasha Shine)在Rounds公司负责营销和业务拓展。Rounds是一款视频聊天工具,在手机上能实现即时视频群聊功能。萨恩工作7年了,儿子奥利7个月大。丈夫吉拉德是一家初创企业的首席技术官,他们轮流在下午5、6点早下班回家照顾儿子。奥利白天在托儿所,下午4点由保姆来接。萨恩妈妈每周来一次,接替保姆接奥利回家。

“我们总是确保夫妻有一人在家陪他玩,给他洗澡,喂他吃饭,给他读睡前故事,哄他睡觉。”萨恩在电话采访中说,“我通常都是7到7点半之前回到家,这样保证能在孩子睡觉之前看看他。”

孩子上床后,两人经常在家继续工作,回复电子邮件或参加电话会议。但他们确保在哄完孩子睡着后一起吃晚饭。

“我觉得我在平衡工作和家庭时间方面做得不错。”萨恩表示,“我把时间分成四大块,给自己、儿子、丈夫和工作都留了时间。我自己的时间通常是在周末、早晨或者晚上儿子睡觉后。”

萨恩跟孩子在一起的时候绝对不安排通话,除非她知道儿子要睡了。如果这时有电话打过来,除了非常紧急的情况,她一概不接,过后再打回去。“我一天就只有一个半小时的时间陪他,这时候真的不想再分散精力。”她说。

萨恩生完孩子14周后便回公司上班,她认为这是非常理性的决定。“对我来说,这个选择是对的。”她表示。“这么做对儿子最好,我并不觉得内疚。在我看来,只要不断反思当下是否快乐,是否享受,就没有问题。这非常重要。”

以色列初创企业Yotpo首席执行官托马尔•塔格林(Tomer Tagrin)和阿迪拥有美满的婚姻。在邮件采访中他写道:“跟阿迪结婚是我这辈子天大的好事。”他还在后面加了一个微笑表情,“她的支持对我目前的工作非常重要。”Yotpo为企业提供在线评论功能。

塔格林一个月有两周在特拉维夫,两周在美国。在家时,他7点起来回复邮件直到7:40,然后前往公司,一直工作到下午六七点。晚上8点半左右开始跟公司的美国分部视频电话直到11点半。在家他尽量跟妻子一起就餐,但是“偶尔时间也错开了。”他说。周末和假期,他尽可能多地陪陪家人和朋友。

“我在工作和家庭角色的切换方面做得还不够好。”他承认,“我的手机几乎全天候待命。这是我需要改进的地方。”

他和工作上的朋友呆的时间比家人还多。他正努力抽空多陪陪妻子。“我尽量争取多做家务,但有时事与愿违。”

塔格林只从事过高科技行业,他认为这个行业的不同之处在于增长带来的挑战。“我们的用户数量、收入和整体效益增长迅猛——我们不得不快速做出很多决定,由此也造成许多失误,公司必须在很短时间内做出应对。这也给我们带来了很大压力。”

生活方式一小步,家庭关系一大步

施瓦兹说,稍微调整一下生活方式,都可能对生活质量和家庭关系产生长远的影响。

每周定期带孩子去一个地方——比如兴趣班或者言语矫治中心,都有很大帮助,因为父母有机会和孩子在一起。路上父母可以在车内同孩子说说笑笑。开始上课或治疗前的几分钟,父母可以陪孩子玩一玩,吃零食,谈谈心,加强相互理解。“这些机会都能让你加强同孩子的联系。”施瓦兹说。

施瓦兹表示,父母享受工作乐趣,充实开心,对一个家庭来说是正能量。但是,夫妻也需要仔细思考,携手解决面临的问题。

“夫妻通过讨论和设定期望值便能解决一些问题。”施瓦兹说,“寻求外援,确保另一半有足够的职业发展空间。只要保证一家人有团聚的时间,夫妻轮流陪伴孩子也可以考虑。”

一些高科技企业已经在设法关注员工的幸福感,确保他们能够休假陪家人。

以色列打车企业Gett的全球招聘经理阿娜特•阿萨夫(Anat Asaf)举例称,Gett提倡灵活工作时间,员工考核的依据是工作成果而非工作时间。

位于以色列内坦亚的免费VPN提供商Hola请了一名厨师为员工做饭,并确保员工有足够的假期陪伴家人。该公司人力资源副总裁里默•汲沦(Limor Kidron)表示:“一天工作12个小时意味着效率低下,而且不利健康。我们鼓励员工高效工作,下班就回家陪孩子或从事其他感兴趣的活动。”

不管怎样,这些接受以色列时报采访的高科技从业人员都不畏挑战,坚持自己的选择始终如一。

“高科技从业人员工作起来比别人拼命,玩起来也不甘人后。”Checkout公司的夏皮拉表示,“周围都是年轻人,工作氛围轻松。一天工作下来,很累,但很幸福,玩得也尽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