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以色列与哈马斯恐怖分子的军事冲突不断升级,反以色列的黑客们正准备对以色列进行新一轮的大型网络攻击。黑客们誓言要从7月11日周五始开展“拯救加沙行动”。黑客声称:“这次的拒绝服务攻击(DDOS)将会成为史上反对以色列的最剧烈的战役,向全世界暴露他们的恐怖主义罪行。”

这些带有政治动机的网络攻击几乎成为司空见惯的事情。到目前为止,以色列对这些攻击的抵御都比较成功。

以色列互联网协会(ISOC)的首席执行官迪娜•比尔(Dina Beer)说,以色列已经做好了准备。该协会负责管理以色列和世界其它地区的网络连接。“我不会说这些攻击容易对付,但我们时刻准备着应对它们。”她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以色列每天都会面对拒绝服务攻击和侵入式攻击,所以我们对如何应对它们有着丰富的经验。在这样的危机时刻和平时的区别在于参与攻击的黑客数量更多。”

特拉维夫大学尤瓦尔尼曼科学、技术和安全工作坊的负责人艾萨克•本•伊斯雷尔(Isaac Ben-Israel)说,尽管我们有着丰富经验,但是如果放过这些攻击,就是一种愚蠢的行为。他说:“在过去的几天里,攻击次数已经增长了900%——我们平常每天受到的攻击次数为100,000次,现在我们受到的攻击次数为一百万次。这些攻击来自阿拉伯和穆斯林世界。“他补充说,这个数字是针对官方政府网站的。“我们无法知道一台家庭或者企业电脑是否遭到了攻击。”

下周,该工作坊将会举行网络安全大会。在此之前,本•伊斯雷尔说,这些攻击包括从网站上盗取数据、丑化网页、通过拒绝服务攻击摧毁网站等。在拒绝服务攻击当中,黑客利用数万台或者数十万台电脑的力量在一个特定的时间登入到一个特定的服务器,希望使之超载并强行关闭网站。这种策略的成功几率较大,特别是在那些缺乏高度发达网络的国家。一个名为“匿名”的黑客小组称,拒绝服务攻击曾经在埃及、突尼斯、叙利亚、巴基斯坦以及其他更多国家成功实施。在“防御之柱”的行动中,即是2012年以色列针对哈马斯的军事行动中,以色列在短短五天之内就击退了4 ,400万次拒绝服务攻击。

比尔说,这个刚宣布不久的黑客攻击似乎是在几天之前才组织起来的。在本质上,它和最近的以色列行动拒绝服务攻击类似。这些攻击发生在今年的4月7号(以及在2013年的4月7号),黑客们极力想要推翻以色列政府的各类网站。但这些网站能够在大部分时间都维持稳定,但是有些用户在使用时能感觉到一些延迟。但有些网站被迫重启,下线几分钟。

这些黑客将他们的宣言张贴在Facebook、推特网站和它们已经侵入的以色列网站上。“以色列从来没有存在过。存在的只有巴勒斯坦。”他们写道,“它是我们的家园。如果你是一个黑客、活动家、人权组织,那么请侵入以色列网站,向世界揭露他们的罪行,向世界展示他们手上沾满了多少无辜妇孺的鲜血。”这是宣言的内容,指的是以色列对哈马斯发起的空袭。

黑客们承认以色列攻击加沙是为了回应加沙恐怖分子对以色列发射火箭弹。但是“从加沙地带向以色列发射火箭弹的行为是可以接受的,这是对抗那些‘猪头’的正常反应。这是反抗,而不是恐怖主义。”宣言上写道。

比尔说,“目前还不清楚‘匿名’组织在最近的拒绝服务攻击中的参与程度。”通常他们都是提前把这些事情组织得很好。但尽管如此,成功率也不是非常高。这次拒绝服务攻击的组织者们看上去像是希望‘匿名’组织会接收他们。事实上,通过检查几个声称是‘匿名’追随者的Facebook页面,我们就能够看出某些网站和‘拯救加沙行动’有关,大部分网站和它无关。

这不意味着那些宣称和‘匿名’组织合作的团队们不会加入这个活动。“虽然‘匿名’组织没有发起这次攻击,但可能那些认为自己是团体一员的黑客们会推波助澜。”比尔说,“以色列面对的问题是,有多少人会加入这个团体。黑客越多,防卫力量就要越强。”

比尔相信以色列能够度过危机。“我们拥有非常先进的保护系统,能够判断出电脑在什么时候生成伪造的流量来摧毁网站。我们能够自动中断这些网络地址联系服务器。另外,我们能够禁止整个网络地址群连接以色列的服务器。”作为以色列域名系统和网络地址的管理者,该组织能够在有问题的网络流量连上以色列服务器之前进行阻拦。

“另外,以色列的网络服务提供商也有类似的防御系统,但也要防止一些意外的请求渗透进来。”比尔补充说,“我们通过一个聊天应用程序和网络提供商们沟通,我们都知道当下发生的事情,特别是在这样的危机时刻,我们面临着更多的网络攻击。我并不认为这次拒绝服务攻击的行动会比最近几个月发生的攻击行动更为成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