考古学家近日在耶路撒冷老城附近发现了一个具有1100年历史的垃圾坑,其中的残余物化石显示:这里曾经举行过真正的盛宴。这里出土了保存完好的种子、骨头等餐余垃圾,证明古代耶路撒冷的居民享用着牛肉、鱼肉、禽肉以及蔬菜、扁豆等食品。那么甜点吃什么呢?是蛋糕,还是用无花果、葡萄和黑桑果制成的水果沙拉?

这些餐余化石为了解伊斯兰时代早期的城市居民饮食提供了实物证据。以色列文物管理局的考古人员称,当时人们的菜单上还有鸡蛋、鱼和各种似乎为香草类植物的食物,他们也在其中找到了首个本地茄子的残留物。

考古学家奥里雅·阿米切(Oriya Amichay)在新闻声明中表示:“就像我们烤蛋糕后把蛋壳扔进垃圾箱一样,我们找到的鸡蛋残余正是后者的状态。我们还发现了鱼类和啮齿类动物的鳞片和爪子。”(学者推测啮齿类动物并未被作为食物。)

2017年11月,在耶路撒冷大卫城外的垃圾坑内发现的葡萄籽。(图片来源:Eliyahu Yannai/大卫城供图)

这一大型垃圾坑是在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和以色列自然及公园管理局联合开展的一次发掘中发现的。此次挖掘由大卫城基金会资助,挖掘地址位于大卫城内第二圣殿时期的阶梯状朝圣路上。

与众不同的是,这些有机餐余物被发现时已变成了化石状,有机成分也被矿化,因而其形状和颜色有所保留。考古学家们正“加紧研究”这一鲜为人知的过程。

上周四,以色列文物管理局发掘部门负责人拿顺·桑顿(Nahshon Szanton)告诉《以色列时报》记者道:“那些葡萄籽看起来就像刚刚从葡萄里取出来一样。”但他也表示,研究人员是否能从中发现DNA残留还不得而知,但如果真能发现,这将是科学界的天大好消息。

“在以色列,有机残留物往往因火烧后被碳化或身处独特气候条件下而延迟了分解过程,得以被保存下来。”以色列文物管理局考古学家桑顿和阿米切在声明中表示。

“与上述保存方式相反,在大卫城阶梯路上垃圾坑中发现的植物残余是以一种独特的方式留存下来的:种子的内部成分经历了矿化过程,从有机变为无机,但其外壳并没有变化,直到被挖掘出来之前种子也没有腐烂,完好地留存在了垃圾坑中。”他们说道。

阿巴斯哈里发王朝的经济、贸易和农业状况从这些残余物中可见一斑。从垃圾堆中出土的容器里有一盏古老的灯,上刻有“baracha”的字样,其阿拉伯语意为“祝福”。阿米切和桑顿将与巴伊兰大学考古植物学实验室合作,继续分析垃圾坑中的成分。

2017年11月,装有大卫城外垃圾坑内种子残余的试管。(图片来源:Eliyahu Yannai/大卫城供图)

其中最让人惊叹的有机残余物是保存完好的茄子种子。茄子是已知最古老的、在以色列地区种植的果实。桑顿并不了解犹太人是否有食用茄子的传统,也没有在任何他所熟知的文献中发现过相关记录。(有趣的是,希伯来语中的“茄子”一词——hatzil是现代希伯来语“复活”之后从阿拉伯语中演化而来的,仅被使用了100多年。)

桑顿表示,这个垃圾坑对于研究当地的经济、贸易和农业来讲是一座“宝藏”,所发现的茄子种子更证明了贸易线路的日益全球化。桑顿称,茄子的起源地为印度或斯里兰卡,学者推测称,大约公元前518年,波斯征服了中东地区,之后茄子便来到了伊朗。

始于公元750年的阿巴斯哈里发王朝任命波斯官员统治其帝国,波斯习俗(或许是饮食方面的习惯)便开始在该地区生根。桑顿推测称,最开始时茄子是进口的(可能是以腌制的方式存储),随后才开始在当地种植。

阿米切表示,此次发现的数千粒葡萄籽可能意味着此处曾存在与葡萄有关的某种产业。

“人们可能在这里酿酒,或者更可能制作的是葡萄蜜。我们知道,随着穆斯林统治该地区,葡萄蜜的生产也开始愈发盛行,酿酒行为则减少了,因为伊斯兰教禁止饮用酒精饮料。” 阿米切说道。

桑顿补充说,出土的葡萄籽都是整粒的,不像制作葡萄汁或果肉后被压碎的状态。“这证明它并没有被用来酿葡萄酒。”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