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国家保险协会本月公布的数据表明,2016年,约180万以色列人生活在贫困中,其中包括84.23万的儿童。

数据指出,以色列最贫困的地区仍是耶路撒冷,在那里约55%的儿童生活在贫困线下(2015年为58%),其次是以色列北部和南部。

与往年的报告相比,今年的报告强调了以色列在减少贫困与不平等方面的改善,但按照西方的标准来看,以色列仍处于令人担忧的位置。

研究指出:“尽管根据经合组织的计算,2016年以色列的贫困和不平等程度显著改善,且在两年内个人贫困率下降了一个百分点,但以色列在国际上的相对地位仍然十分严峻。”

研究还说:“在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排名中,以色列仍是最贫困的国家之一。在不平等方面,以色列的排名相对较好一些。”

2015年2月16日,一名以色列妇女在耶路撒冷市中心的一个垃圾桶里翻找。(图片来源:Nati Shohat / Flash90)

按照2016年的定义,对以色列个人来说每月净薪水为3260新谢克尔(920美元)或者更少则视为贫困;对夫妻来说,贫困意味着他们只能最多挣5216新谢克尔(1480美元)的薪水;对一个五口之家来说意味着每月只有不超过1万新谢克尔(2800美元)的生活费。

研究发现,相比去年,阿拉伯贫困家庭的数量减少了(从53.5%降至49.4%),超正统派仍在贫困家庭中占比15%,该比例是普通以色列家庭的三倍。

这项研究在四年内第一次获得以色列贝都因人关于贫困人口的准确数字:1.7万家庭中58%的人口以及70%的孩子生活在贫困线以下。

2014年4月13日,在耶路撒冷市中心街头乞讨的流浪汉。(图片来源:Nati Shohat/ Flash90)

报告显示,从2015年到2016年,以色列国内失业率从5.3%降至4.8%,就业人口的贫困率略有上升,而失业率则是多年来首次下降(从73%降至70%)。

报告称,在移民中,贫困人口比例从2015年的17.7%降至2016年的17%,延续了多年的趋势。然而,移民贫困的深度和严重性仍然很高。

该报告指出,以色列生活水平提升了3.8%,并对贫困线做出了相应的调整。

以色列福利机构把整体的积极进展归因于政府提高了最低工资、提高了儿童和老年人的福利津贴以及较低的社会经济阶层中更高的就业率。对于后者,它强调了虽然更多以色列人找到了工作,但是他们的工作环境及工资仍需要改善。

该报告赞赏了最低工资,但它指出,对于有一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即使她全职工作领最低工资,并且领儿童津贴,虽然情况相比前几年有所改善,但她仍然处于贫困。

在该报告发表后,反对党议员控诉政府未能缩小贫富差距。

阿拉伯政党联盟党员多夫·柯宁(Dov Khenin)回应该报告并表示要再次提高最低工资。这个月,最低工资刚刚上升到每月5300新谢克尔。

他说:“关于工薪家庭的贫困报告中暗淡的数据表明,最低工资仍然不够高,必须要再度提升。”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