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卫报》上周报道,中东各国军事力量增长迅速,正面临一场军备竞赛。据预计,作为军备竞赛的一部分, 2015年中东或将创下武器采购新纪录,购买总额将高达180亿美元。

该报道指出,根据简氏信息集团和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收集及发布的信息,西方国家正向中东国家的头名军事买家出售越来越多的武器,其中包括沙特阿拉伯、埃及、伊拉克、阿拉伯联合酋长国以及阿尔及利亚。

出售的武器包括多类飞机、导弹和装甲车辆。

该报告指出,西方国家一边表示其试图促进中东地区的和平和稳定,一边却向中东主要国家提供越来越多的武器,供其发起战争。

包括美国、法国、加拿大和英国等国家出口武器主要为了追求对外利益,即支持沙特阿拉伯在也门的战争以及支持联盟对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以及提高国内经济效益,但分析人士警告称,大量武器的出口将会导致不可预知的后果。

“沙特阿拉伯在也门进行的军事行动是阿拉伯干涉主义的最新体现,自阿拉伯之春以来,该势力不断在中东发展壮大。”英国皇家联合军种国防研究所分析人士托比亚斯•博克向《卫报》表示,“中东国家似乎越来越倾向于通过武力来保护和追求自己在该地区各危机地带的利益。”

博克警告,增大武器交易规模“忽视了该地区的政治问题,进行武器交易时没有考虑当地的政治环境,也没有长远的战略意识。”

他表示武器销售还可能会加剧中东地区的傀儡冲突,如俄罗斯正试图通过增强其盟友如伊朗和叙利亚的实力来对抗西方国家对当地盟友的支持。

英国埃克塞特大学中东安全专家奥马尔•阿舒尔警告道,“武器销量的增长必然会成为当地极不稳定的因素。”

“目前,大部分干涉行动都是针对较为软弱的目标进行的,如沙特阿拉伯对战也门游击队、埃及攻击西奈贝都因人、利比亚组织涣散的军队受到袭击等。”他说,“但如果‘弱者’不断受到沉重打击,他们不会任人宰割。相反,他们会找到为自己撑腰的强国并进行反击,最终导致恶性循环。”

根据简氏信息集团三月发布的数据,沙特阿拉伯去年超过印度成为世界上最大的武器进口国。与此同时,以色列在世界十大武器进口国中从2014年的第六名跌至现在的第七名。

“这绝对是前所未有的。”该报告的作者本•摩尔斯提及销售记录时表示,“中东各国正在形成政治裂痕,而同时他们又有石油,保证了武装自己、保护自己以及强行按照自己意愿左右该地区发展的能力。”

美国圣母诺特丹大学克罗克国际和平研究所政策研究主任大卫•科特莱特表示,随着美国在中东地区寻求帮助对抗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沙特阿拉伯也在大家担心中东地区地缘政治发生改变之余建立起自己的兵工厂。

中东不断增长的市场需求最大的受益人就是美国,去年其向该地区的武器销售额从2013年的60亿美元上升至84亿美元。沙特阿拉伯和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在去年共进口了约价值87亿美元的防御武器,超过了西欧所有国家。

科特莱特说,加大武器购买量也可能是沙特阿拉伯政府向美国证明其作为美国盟友重要性的一种做法,因为防务合同将会增加对很多国家都极其重要的就业机会。根据简氏信息集团发布的《全球防务贸易报告》,总部都位于美国的波音公司、洛克希德马丁公司和雷神公司是去年武器出口企业中出口量最多的三家企业。

从全球范围来看,武器装备贸易到2014年实现了连续六年的增长,推动世界各地的进口总额从560亿美元飙升至644亿美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