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Cukierman投资公司主席顾克文(Edouard Cukierman)本月初接受《以色列时报》专访时畅谈了以色列创新创业生态与中以合作发展前景,并表示以色列创新技术可实现“垂直流动”,拓展至更广泛的应用领域。

顾克文来自著名的法国犹太家族,1993年创办了以色列第一个投资基金,如今担任以色列Cukierman投资公司董事长,并任以色列Catalyst投资基金及旗下的Catalyst-光大(中国-以色列)基金的管理合伙人。同时,Cukierman公司还组织了多届Go4Israel国际年度商业研讨会,并将业务范围扩大至中国,邀请诸多中国投资者参与。

顾克文表示,Catalyst是投资Mobileye的唯一一家以色列风险投资基金。

“当时是2011年,那一年我们也接待了Go4Israel首批赴以投资者,他们都是中国领先的风险投资基金负责人。”顾克文回忆道,“当时Mobileye的首席执行官给各位投资者做了公司介绍,而我们给出的Mobileye融资前估价为2亿美元,但是在场的所有中国投资者只有一个反应——觉得太贵了。”

不过许多人不知道的是,两年后,上海赛领资本向Mobileye注入了7500万美元资金。这是第一家向Mobileye注入实际资本的中国企业,也是赛领资本投资的第一笔资金。而这家公司也与Cukierman有着深厚的渊源。

2015年,顾克文出版专著《以色列谷》探讨以色列高科技行业繁荣因素,该书被翻译成中文版,发行量达5万册。在2017年中以建交25周年之际,致力于中以投资合作的顾克文接受了采访,就中以科技合作的发展现状、未来走向、机遇与挑战等畅谈了自己的观察与思考。

以下为采访部分实录:

Q:您认为未来哪些领域将成为中以合作的关键领域?

A:以色列在农业科技水技术医疗科技等几个领域有明显的竞争优势,世界对以色列医疗领域的投资额占世界对欧洲医疗投资总额的一半,因此以色列这一行业的发展是非常先进的。而且我也发现,以色列许多企业的技术对中国市场有很好的可适应性,适合与中国进行合作。此外,金融科技也是一个非常重要的领域。

而且,以色列的许多技术一旦取得了突破或领先地位,便可以实现“垂直流动”,从而被应用到很多领域。以Mobileye为例,该公司专注于大数据人工智能,而这一成就也可以被应用到汽车的其他方面,比如卡车零售等;同样的道理,网络安全等以色列各个领先的技术领域都可以实现多角度的应用拓展,只不过在网络安全这类比较特殊和敏感的领域的拓展更加复杂。

Q:您认为中国推出的外汇管制政策是否会影响中以合作?

A:目前这确实是一个问题。不过我认为事情的发展是波动变化的,而且这一政策针对的也是投机性投资,非战略性投资;而多数中国投资者在以色列的投资为战略性的科技投资。因此从长远来看,这一政策并非是制约以色列发展与中以合作的因素。

此外,中美之间的政治角力也是这一政策的一个考虑。但是以色列可以在其中发挥作用,可以成为除美国之外中国创新寻求者的又一个合作对象,并为中国农业、TMT、存储等领域出现的一些创新困境提供解决方案。

Catalyst中国以色列基金管理合伙人亚伊尔·沙米尔(左一)在GoforIsrael大会上。 (图片来源: Dror Sithakol)

Catalyst中国以色列基金管理合伙人亚伊尔·沙米尔(左一)在GoforIsrael大会上。 (图片来源: Dror Sithakol)

Q:许多中国投资者正寻找有效渠道接触优质的以色列初创企业,对此您有什么建议?

A:与中国不同,以色列政府在以色列的投资领域以及投资服务中扮演着很有限的角色,因此一些服务功能往往由本土的风投机构、投资银行等私人资本运营者来提供。因此,中国投资者在以色列投资时最好可以找到一个当地机构,合作开展投资行为。

Q:以色列的创新科技往往是较为早期的技术,而中国许多投资者需要的是更加成熟的、可以直接应用在中国市场上的技术。这种鸿沟如何弥合?

A:这一问题确实存在。不过有意思的一点是,由风投资本支持的以色列初创企业往往需要12年甚至更久的时间才能实现投资退出或者上市等。有鉴于此,我们的Catalyst基金专注于投资发展较为成熟的、发展达10年之久的企业。

当我们于2011年投资Mobileye的时候,许多中国的投资者认为它规模太小。尽管如此,尽管当时Mobileye有许多类似的竞争者,他们仍然拥有着当时可以识别人行横道的唯一技术。这是他们此后获得诸多汽车制造企业青睐的因素,也是我们当时向它投资的原因。因此,一些突破性的技术尽管仍处于早期,但它们却能给市场带来巨大影响,那么我们也认为它们是成熟的技术。

Q:许多中国企业想要在中国制造生产以色列技术产品,然而以色列企业往往因为担心智力成果被复制而不愿意接受。这种合作中的矛盾如何解决?

A:当然,知识产权很重要。不过中国目前也慢慢意识到了知识产权的重要性,人们对此也越来越敏感。过去中国企业对外投资会遇到许多问题,而许多中国人投资以色列时往往也只投资于某一技术的研发环节,所以之前的很多中以投资其实都是以合资公司的形式完成的。但是这一方式产生了很多问题,也存在着中以双方的利益冲突,比如知识产权问题,也比如利益分配问题。因此,如果要让中国投资者与以色列企业实现相同的利益关联,那么中国投资者可以尝试投资以色列企业的母公司,从而从以色列企业的管理发展角度更好地开展合作。

Q:如何看待以色列如今孵化器数量与规模甚至超过初创企业数量或规模的这一现象?

A:这一点确实存在,尤其是在特拉维夫周边。不过过去的经历表明,投资孵化阶段企业的成功率非常低,因此我们专注于投资较为成熟的企业。

Q:您认为目前中以合作在执行过程中最大的障碍是什么?

A:商业文化是很重要的一个方面。例如,以色列人在进行商业合作时,即使是口头承诺也被认为是承诺。因此他们在与对方签订投资协议条款后,最终的合作有很大可能是完全按照这些条款开展的。这一点与中国人的商业合作方式有较大的区别,也是中国投资者有必要与以色列当地投资机构合作的原因。不过中国的企业往往理解这一点,他们也会从企业声誉和市场发展的角度考虑作出相应调整。

目前最大的合作障碍依然是外汇管制,因为许多中国企业也不清楚自己是否被允许对以色列进行投资,哪怕他们已经与以色列签署了协议。这就给合作带来了不确定性,而商业行为中最糟糕的就是不确定性。

2015年10月26日,Go4Israel大会“走向中国”论坛。(图:李晶晶/以色列时报)

2015年10月26日,Go4Israel大会“走向中国”论坛。(图:李晶晶/以色列时报)

Q:这是否会让以色列初创企业有所退缩?

A:高科技领域里“资金为王”,资金是投资中最重要的因素。许多企业有好的技术和管理水平,但因为缺乏资金而失败;相反许多企业技术和管理水平一般,但因为有资金支持而得以存活。因此,许多获得中国投资者承诺合作的以色列企业可能会因此缺乏信心,转而寻找其他机会。如果这一现象将是持续性的,那么就会影响以色列企业与中国投资者合作的积极性。

Q:随着中国投资者对以色列的兴趣增加,以色列企业的“价格”也提高了,这是否会给合作带来困难?

A:我不认为以色列企业的价格提高了,因为大家有市场价做参考。我们有中国投资者、欧洲投资者和以色列投资者,这中间是有竞争的。理论上讲,企业的价格有可能因为供需关系而上涨,但实际操作中这一情况并未发生;相反,许多人投资以色列的原因依然是以色列企业比美国企业价格低。

在以色列市场上,因为行情波动而出现价格波动的情况也是存在的,不过整体而言以色列企业的价格没有太大变化。同时,诸多专业投资者也正投资以色列,他们了解全球行业市场,知道投资以色列是性价比较高的选择。

Q:中以合作未来是否会出现投资泡沫?

A:之前投资领域出现过投资方以约4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企业但无任何收益的情况,这时就会有泡沫。但如今的市场更加保守,上市的企业也会更加成熟,哪怕企业尚未发展到有足够的盈利能力,那么也是正在具备足够盈利能力的过程中,这样才能获得上市资格,而非仅为了提升市值而上市。因此我不认为会出现投资泡沫。

Q:Cukierman从什么时候起开始关注中国市场?

A:五年前。当时我们邀请香港恒隆集团董事长陈启宗先生到以色列参加Go4Europe的活动。当时他对着全场400多名欧洲人幽默地说道:“犹太人非常聪明,但我不明白为什么你们还在欧洲浪费时间(不开拓中国市场)。”从那之后我们便开始了合作,并将联想、娃哈哈等大型企业负责人带到了以色列,带他们会见以色列知名政要与企业家,并成功地将其延续下去。要谢谢陈先生,这种“自上而下”的模式得以让我们在中国的业务得到了扩大。

之前我们的主要业务在欧洲。但是2008年金融危机后我们逐渐意识到了中国市场作为另一条盈利渠道的价值,以色列企业在中国市场上的发挥空间很大,以色列也可以成为许多中国企业走向世界的窗口;同时,中国企业对以色列创新给予了许多尊重,但许多人由于对中国投资者的形象认知不足,仍存在合作疑虑。

回顾过去五年的数据会发现,中国已经成为以色列市场上最活跃的投资者,相关交易额达到了150亿美元;来自中国的风险投资者也已成为以色列风险投资领域最大的群体。这一增长是值得惊异的。

目前我们的基金中已有4家企业,第一家就是切割技术提供商Lamina公司。目前这家企业在中国的发展十分成功,仅2016年的在华销量已增加50%。如今我们还在考虑是否要使这家公司在香港上市。香港是以色列企业向外发展的一个良好的中转站。

Cukierman自1993年起步,有投资银行与私募股本两条经营渠道。投资银行自1993年来一直专注于以色列企业在欧洲市场的上市和融资,并已使100多家以色列企业进入欧洲市场。因此我相信如果我们能够使以色列企业在香港成功上市,就可以为其他以色列企业提供一条独特的发展渠道,打造另一条经济的“丝绸之路”。

《以色列时报》独家稿件,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违者必究。

————————

相关阅读:

约百家以色列高科技企业参加GoforIsrael中以投资论坛

以色列卫星通讯公司获光控Catalyst基金领投2,500万美元

以色列顶尖风投中国行 抢食资本大蛋糕

以色列风投基金获百度战略投资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