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色列裔美国肿瘤学家阿里•贝尔德固伦(Arie Belldegrun)创办的Kite Pharma将被美国制药企业Gilead Sciences以近120亿美元巨额收购。而此消息发布后的两天时间里,齐利格•伊萨哈(Zelig Eshhar)教授的电话一直在响。

伊萨哈是以色列魏茨曼科学研究学院的研究人员,他研发的嵌合抗原受体(chimeric antigen receptor,简称CAR)技术恰恰是Kite的核心技术。此外他也是Kite科学咨询委员会的成员。Kite与Gilead成交后,他是贝尔德固伦最先致电的人之一。

“他打电话跟我说:‘你是我谈论(这次交易)的第一人。’”伊萨哈轻声笑着说,“我非常开心。”

收购消息公布后,他的朋友、同事和记者纷纷致电表示祝贺、进行交流或要求采访。

2017年8月29日,齐利格•伊萨哈教授在魏玆曼科学院的办公室中。(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2017年8月29日,齐利格•伊萨哈教授在魏玆曼科学院的办公室中。(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我已经讲了两天电话了,而且觉得不习惯,这让我感到精疲力竭。你知道如何让一切停下吗?”伊萨哈在接受《以色列时报》记者采访时问道,并把他的手机递给了记者。

现年76岁的伊萨哈在魏茨曼科学研究学院沃夫曼大厦(Wolfman Building)的地下室办公室开展研究。他的书架上摆放着孙子的照片,墙上的相框中挂着2015年“以色列奖”等他多年来获得的奖项,旁边白板上则描绘着细胞图。其他的白板上还有癌症小鼠的照片,显示了其突破性技术治疗让肿瘤逐渐萎缩的过程。该技术会改变细胞的基因结构,从而可以对抗癌症。

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魏茨曼科学院和哈佛医学院等各科研机构进行研究期间,他把自己的注意力集中在了免疫学癌症领域。

癌症患者和动物的T细胞及抗体是其免疫系统的一部分,可以辨别肿瘤细胞和正常细胞。然而伊萨哈解释称,这些细胞却不足以抵抗“试图避开它们”的癌细胞,最终会引发癌症。

Kite Pharma的治疗原理示意图。(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Kite Pharma的治疗原理示意图。(图片来源:YouTube视频截图)

伊萨哈遂决定把抗体与T细胞结合,并产生了重大发现。“两个总比一个好。”他说道。

他提取了T细胞并对其进行基因改造,从而使其含有同时具备抗体与T细胞癌症识别能力的分子。随后,改造后的T细胞被注入了患者体内。

他说道,这些T细胞“如今可以识别癌细胞,而且效率高。我对它们进行了改造,所以它们可以攻击癌细胞。我们称这一技术为嵌合抗原受体(CAR)技术。”。这些细胞在被注入患者体内后会变得“非常高效”,因为它们拥有可以识别和抵抗癌症的两大因素。“这就是其中的秘诀,也是Kite正在使用的方式。”

这些经过基因改造的T细胞被证明可以高效杀死人类和动物体内的人类肿瘤细胞。不过伊萨哈的研究集中在了动物身上。

齐利格•伊萨哈教授在魏玆曼科学院的办公室。(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齐利格•伊萨哈教授在魏玆曼科学院的办公室。(图片来源:索珊娜·所罗门/以色列时报)

“我是医学博士,也是小鼠的医生。”他笑道。

2013年,贝尔德固伦代表Kite以约37.5万美元价格从伊萨哈的个人企业手中获得了该技术的权利。以色列财经媒体TheMarker报道称,Kite将支付伊萨哈公司约390万美元以及相关产品未来的销售款项和专利费用。

伊萨哈表示,他在魏玆曼研究所实验室的团队正研究如何改进CAR技术,从而使其可以处理更罕见的肿瘤。

“我们希望改善它们对某些癌症的特异性。”他说道,“最难的部分在于如何确保这些细胞仅针对癌症细胞,而非正常的组织。”

伊萨哈表示,他的团队如今也在研发CAR除癌症以外的其他用途:“我们最近设计了可对抗自体免疫疾病(人体开始对抗自身)抗原的CAR。”红斑性狼疮便是其中一个对象。

“我们合成的T细胞不会消除不良反应,但会抑制这一过程。”他说道。他的团队也合成了类风湿关节炎抗原CAR,以减轻其症状。

那么,伊萨哈是否认为免疫学是癌症的未来治疗方式?

“我喜欢它,因为它像我的孩子一样。”他表示,人们会继续使用放射性方式和药物来对抗肿瘤,但免疫学“是克服许多问题、让人们更清晰了解该领域的方式之一”。

————————

相关阅读:

美国Gilead 119亿美元收购淋巴癌治疗企业Kite Pharma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