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特拉维夫的一处工业仓库里飘出了新鲜烘焙咖啡的香味。仓库外,坑坑洼洼地街上不是驶过货车。天黑后,性工作者就会在出现在这一带。

Kuchinate灯光明亮的工作室内,情况大不一样,该工作室属于帮助非洲庇护寻求妇女权益组织。伴着新鲜的爆米花和香熏,妇女正在向来访的以色列学生解释厄立特里亚复杂的传统咖啡仪式。

2001年,心理学家,艺术家狄迪·米敏·卡恩(Diddy Mymin Kahn)和住在耶路撒冷的厄尔特利亚修女阿萨谢特·基达内(Azezet Kidane)共同创办了Kuchinate(厄尔特利亚的提格利尼亚语意为“编织品”)。卡恩说:“第一次,这些女性不再是‘隐形人’,以色列人可以平等地对待这些女性。”

以色列人拜访完该组织后,往往都会以不同的视角看待庇护寻求者。卡恩说:“她们不想传统庇护寻求者那样从事清洁工作,缩小了庇护寻求者和社会其它群体的差距,也更容易引起共鸣。”

2017年12月20日,Ejigayehu在特拉维夫Kuchinate工作室制作篮子。(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周三,Kuchinate的成员为来访的以色列及国际学生准备午餐。她们将扁平松软的厄尔特利亚面包和由鹰嘴豆和小扁豆制成的酱汁摆上彩色的饭桌。以色列学生边笑边试着弄清楚该如何用手吃饭,一旁Kuchinate的成员早已体贴地准备了叉子。

卡恩说,除了可以带来经济收入的编织工作, Kuchinate每周都有几天在特拉维夫的工作室招待前来参观和就餐的团体,该参观活动“有助于打破隔阂”。

她说,“都很震惊前来的人们。这些女性为他们讲解咖啡仪式,制作爆米花,编织漂亮的编织品。他们从这些从未了解过的女性身上看到了另一种文化的存在。”

2018年2月14日,Kuchinate工作室负责人之一的伊甸(头戴棕色的帽子)培训参与者编织技术。(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卡恩和基达内创立的Kuchinate旨在为庇护寻求者提供小额收入来源,这些人包括来自西奈半岛酷刑集中营的受害者,他们往往遭受过严重的精神创伤而无法工作。

基达内表示,以色列约有七千名在西奈半岛遭受过虐待的受害者在申请庇护。在人权医师组织(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做护士时,基达内第一次得知了酷刑集中营的存在。

此前,从西奈半岛逃到以色列的庇护寻求者都需要经历非法偷运。但2010年,偷运平均价格从1500美元上涨到3000美元,后又猛增至1万美元。“阿拉伯之春”在非洲北部掀起浪潮,埃及军队失去了对西奈半岛的控制权,该地区出现管控真空。政治局势的恶化导致各国纷纷封锁边境,可供难民迁移的线路越来越少,走私者也有了更多机会敲诈难民。

2018年1月3日,Kuchinate成员、庇护寻求者费沃尔在Kuchinate工作室编织篮子。(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贝都因人往往会绑架和折磨其偷运的难民。于是靠近以色列边境的地方出现了“酷刑集中营”。 走私者强迫难民家属支付巨额赎金,甚至会给难民手机,强迫难民打电话给此前逃到以色列或仍在厄尔特利亚的家属,同时通话时他们会折磨难民。家属听到声音后通常会支付赎金,但走私者通常要求2.5万至3万美元的赎金,有时这一数目会高达5万美元。

2012年6月,时任美国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因基达内披露“酷刑集中营”而授予她“贩卖人口报告英雄奖”(Trafficking in Persons Report Hero award)。

2018年1月9日,Kuchinate 的共同创办人阿泽谢特·基达内在Kuchinate工作室年度圣诞派对上与妇女成员共舞。(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反客为主”

Kuchinate也是这些女性逃离悲苦现实的避难所。当阳光照进五彩的房间,女性成员“反客为主”。她们在房间里忙忙碌碌,力求为客人提供良好的体验。

卡恩说:“这里的女性喜欢来访的参观者。她们将全权负责进入她们地盘的参观者”。卡恩表示,当庇护寻求者招待以色利人时,她们感受到自己掌握着主动权。此前,她们一直觉得自己在以色列并不受欢迎。

招待项目开始于一年半前,内容包括制作庇护寻求者来源国的食物和开展研讨会。公众可以在网上或到工作室购买篮子及其他手工品,但团体来访需提前预定。

2017年12月20日,特拉维夫Kuchinate工作室内,阿肖克展示她的篮子,莉娜收拾餐盘。(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过去的一年里,该组织开始与以色列艺术家合作。在特拉维夫罗斯柴尔德大道,Kuchinate与马赛克艺术家米娅·绍恩(Mia Schon)合作完成了名为“我们都曾是难民”(“We were all refugees once”)的马赛克作品。她们也和艺术家吉尔·耶夫曼(Gil Yefman)合作完成了“人体之作”(“Body of Work”),这是一个将与其它作品一起前往纽约巡展的展览。

今年42岁的莉娜是一名来自苏丹的庇护寻求者。完成罗斯柴尔德大道壁画的最后一部分时,她说:“看到壁画的人将会理解以色列和世界的历史。每个人都有类似难民的时刻,人们离开家乡来到新的地方。看到的人将理解这种感觉。”

2018年2月21日,莉娜与罗斯柴尔德大道的壁画。(图片来源:Melanie Lidman/Times of Israel)

卡恩说,艺术合作可以治愈这些女性的内心,增强她们的信心。但更为重要的是Kuchinate工作室可以促进人们之间的互动。

卡恩说,以色列人参观工作室后会把每位庇护寻求者看做不同的个体,而不只是 “她们”(一个整体)。她补充道:“只要你看到了,就一定会有共鸣。”

她说:“驱逐计划应立刻停止。这不仅是为了面临驱逐风险的庇护寻求者,也是为了以色列。”

“目前,驱逐计划正在实行。但以色列人早有将庇护寻求者驱逐出境的念头,人们不会考虑任何影响他们的社会问题的影响。我希望Kuchinate可以唤醒以色利社会各阶层照顾庇护寻求者的意识,去关心这些人,而不是停止驱逐他们。”

2018年2月14日,Kuchinate工作室出售的手工篮子。(图片来源:Miriam Alster/Flash90)

欲购买Kuchinate手工品或参观工作室,请访问Kuchinate的网站脸书专页。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