纽约(犹太通讯社)——上个世纪七八十年代,小女孩梅雷迪斯·雅各布(Meredith Jacobs)学习普林节故事时,以斯帖(Esther)是故事中的英雄,而瓦实提(Vashti)王后则被塑造成“邪恶的女王”。现在,雅各布是国际犹太妇女组织通讯和市场营销部门的副主管。

故事中,瓦实提是波斯国王亚哈随鲁(Ahasuerus)的王后,她因拒绝在男性宾客前头戴王冠展示美貌而被丈夫废黜。传统评论塑造了瓦实提不服从和欺诈的形象。

成年后,雅各布开始有自己的解读。她认为,瓦实提拒绝丈夫的要求是为了捍卫了自己的权利。(国王的要求常被解读为要求瓦实提裸身仅佩戴王冠展示美貌。)雅各布称,今年她更肯定了自己的解读。

在接受犹太通讯社采访时,雅各布说:“#MeToo和Time’s Up运动与新解读更能产生强烈的共鸣。”

雅各布帮助协办了国际犹太妇女组织的“我是瓦实提”(#IAmVashti)活动,敦促人们在社交媒体上分享自己对普林节故事的看法。她表示,本月发起的该活动在今年以前估计很难产生影响。

她说:“我认为#MeToo和Time’s Up运动为女性提供了勇气和大规模公开发声的平台”。

在接受犹太通讯社采访时,女性拉比和社群领导人纷纷表示,今年普林节与性别相关的活动额外多。今年的普林节从2月28日开始,距离数十名女性指控好莱坞大亨哈维·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骚扰不过几个月的时间。直到现在,针对知名男性性骚扰和性侵犯的指控仍在继续。

普林节嘉年华来源于《圣经·以斯帖记》。该故事讲述了犹太女性以斯帖作为波斯王后,是如何利用自己的影响力,粉碎波斯宰相试图屠杀波斯境内犹太人的罪恶计划。近年来,女权主义的众多解读试图重塑瓦实提的形象,并引导人们思考以斯帖在家庭中作为女性的从属地位和贵为王后执掌权力间的冲突。

2017年11月12日,示威者在洛杉矶参加针对好莱坞大亨性骚扰丑闻的#MeToo游行。(图片来源:David McNew/Getty Images/AFP)

多伦多人权主义犹太教堂Oraynu的拉比丹尼斯·哈德拉斯基(Denise Handlarski)表示,她阅读普林节故事时总是想到与#MeToo相关的主题。

她说:“《圣经·以斯帖记》里面,瓦实提在各方面都受到了明显的伤害,就像最近发生的事情一样。纵观历史,当女性为自己挺身而出,结局大多是悲剧。”

哈德拉斯基说,尽管以斯帖可以获得权力地位,但她仍受限于女性的身份。

她解释道:“虽然以斯帖可以利用自己的地位有所成就,但她的地位并没有赋予她太多选择。她在故事中利用自己的女性特质去帮助人民,但她能做到的也只局限于此”。

演员在以色列歌剧院服装间试装。(图片来源:Yossi Tzveker)

哈德拉斯基表示,对她而言,尽管这些主题并非最近才出现,但#MeToo运动激励了之前没有女权思想的人。

她说:“拉比不常以女性的视角去解读犹太文本,因次在布道中更深入地带入女性观点是一大挑战”。

耶路撒冷Shalom Hartman研究所Be’eri教育学院主任钱纳·皮恩查斯(Channa Pinchasi)表示,在普林节故事中,瓦实提是首个挑战亚哈随鲁的角色。

皮恩查斯说:“因此,她是首个#MeToo活动的发起者。”

皮恩查斯表示,然而故事结局回到国王身边的以斯帖也代表了很多#MeToo活动参与者的无奈。

2017年3月10日,一名身穿神奇女侠服装的女性等待参加普林节大派对。(图片来源:Eilit Rozin via JTA)

她说:“在故事结尾,我们扪心自问,犹太人得到了救赎,但以斯帖(向我们)呼喊‘我也想,我也想!我也希望得到救赎,但我没有机会逃离王宫’ 。”

2017年3月10日,普林节活动开始前,以色列人身着奇装。(图片来源:Yonatan Sindel/Flash90)

女性拉比联合会(Women’s Rabbinic Network)执行理事拉比玛丽·扎穆尔(Mary Zamore)表示,普林节提供了一个更广泛地思考犹太教和性别关系的机会。

扎穆尔说:“普林节不仅为我们提供回顾历史问题的机会,亦为我们展示了该如何如何理解古老文本中的性别问题,如今又该如何以全新的视角理解性别和女性经历”。

本文版权归《以色列时报》中文版所有,未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修改后转载部分或全部内容,违者必究。